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辣妹红娘



   从性格上看,《西厢记》三人,张生、莺莺、红娘,一个酸,一个甜,一个辣,这里讲辣妹红娘。
   辣妹红娘,伶牙俐齿、大胆泼辣,够辣的,但,她又不随便放辣、到处放辣、一味放辣,她的辣放得有理有利有节,她什么时候放什么样的辣、放多少,辣的程度种类,都拿捏得非常到位。
   在张生面前,一般来说,张生一酸,红娘就放辣:以辣治酸。张生初见红娘,说了一段傻话:“小生姓张,名珙,字君瑞,本贯西洛人也,年方二十三岁,正月十七日子时建生,并不曾娶妻……”红娘好像拿到一张名片,上面有姓名、籍贯、年龄、生日,而身份是:单身贵族。红娘心里好笑:大龄青年一个,自我感觉太好,就毫不客气给了他一顿抢白:“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不是你们读书人的四项基本原则吗?你怎么可以不遵守?
   因为是初见面,红娘给张生还是留点面子的:她放的是微辣。
   董西厢里的红娘,一上来就很辣。莺莺刚刚与张生对吟了一首诗,张生“爱你没商量”,上前就要拥抱莺莺,红娘大喝一声:喂!“怎敢戏弄人家宅眷?”(宅眷,闺阁小姐)你这不是性骚扰吗?你以为你是谁啊?张生被狠狠地辣了一下,只得缩手。
   一开始,张生在她的印象中也就是一个纨绔子弟,她对他印象不好,态度冷淡;后来张生一封书信退了五千贼兵,红娘转变了对张生的印象,觉得他笔杆子战胜了枪杆子,是条汉子,更为崔张两人的婚姻在望而欣喜。
   红娘奉命请张生赴宴,请字刚刚出口,张生就问宴会上有没有“莺莺姐姐”,红娘道:哟,“请”字儿不曾出声,“去”字儿连忙答应;可早莺莺跟前,“姐姐”呼之。(二本二折【上小楼】)
   还没怎么着呢,就叫上“姐姐”了,够甜蜜的。红娘的话里含着嘲讽,程度为中辣。
   张生费心费力地打扮了自己,还不放心,说自己房间里缺一块镜子,请红娘暂且给他当一回镜子,帮他看看打扮得怎样。红娘刚刚对张生有了点好感,这么一酸,胃口全倒了:
   来回顾影,文魔秀士,风欠酸丁。下工夫将额颅十分挣,迟和疾擦倒苍蝇,光油油耀花人眼睛,酸溜溜螫得人牙疼。(【满庭芳】)
   乖乖,头发用发胶弄得这样光滑,腿脚快的苍蝇和腿脚慢的苍蝇都得滑倒,我眼睛也让你闪得睁不开了,牙也让你酸得疼起来了。
   这样的张生,怎一个酸字了得,故红娘用了两个“酸”字。对付大酸,红娘用重辣。
   老夫人赖婚,莺莺哭着回了房,张生则扬言要在红娘面前“寻个短见”,自杀。红娘这个时候的立场,可以说是完全站在张生莺莺一边的,义愤填膺,同仇敌忾,但是,凭红娘的豪爽性格,她才不会对张生拉拉扯扯地劝阻呢!她说:“街上好贱柴,烧你个傻角。”你要死就去死好了,死了我就到街上买点便宜的柴禾烧了你。一烧,什么也剩不下。人生只有一次,你自己瞧着办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交际与口才》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交际与口才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