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巧克力战争


□ 张 晶

在中国赢得知识产权官司(虽然可能只是纸面上的胜利)的技巧

当费列罗亚洲公司CE0甘马砺(Giuseppe Cammareri)在1991年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仿冒品的海洋时,他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这家来自意大利的全球四大巧克力制造商之一,一向以“金色球体,透明胶盒,上面有丝带形状的贴纸”为包装特征,但一些名为“金莎”、“金梦”的中国品牌的巧克力也采用了类似的包装,在一家中国商店里,他甚至差一点都找不到自己公司生产的ROCHE榛仁巧克力。
对普通的中国消费者而言,要想从这一大堆仿冒品中辩识出费列罗来,更非易事。两者的售价相差3倍,但外观和商品标识仅有稍许不同。24岁的鲁雁斌回忆起她第一次收到初恋男友送的巧克力时,开心地指着包装上的“TRESORDORE金莎”字样向朋友推荐:“这可是意大利最有名的金莎巧克力,贵得很,台湾和香港都有卖。”在中国,像“金莎”这样的克隆费列罗的制造商保守统计有35家。
“我们投入的广告越多,他们越能坐享其成。”甘马砺对《环球企业家》说。
此后数年,费列罗先后花费了80万美元向仿冒者开战。2003年,费列罗将最大的一家仿冒者——“金莎”品牌的持有人蒙特莎(张家港)食品公司告上法庭。这是一个罕见的举动:费列罗是少数愿意通过司法途径获得知识产权保护的跨国公司之一,而某些跨国公司更倾向于聘请私家侦探和律师查找造假的蛛丝马迹,然后请当地工商行政部门查处。一份官方统计数据称,2004年中国版权和商标诉讼案中有99%由行政部门审理,诉诸法律的不到1%。
费列罗的耐心在今年年初得到回报。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蒙特莎侵权事实成立,判令其停止生产“金莎”牌巧克力,并赔偿费列罗70万元人民币。但是,判决至今没有得到执行,蒙特莎既未作出赔偿,也没有停止仿冒品的生产。
“在华的外国品牌所有人在解决商标侵权问题时,往往更依赖于中国的行政执行机关,而非国家司法体系。”甘马砺说,工商部门进行的突击搜查可以更快更有效地打击仿冒者,这虽然可以表明跨国公司正在采取行动或者至少有办法解决仿冒问题,“但问题在于工商部门征收的罚金过低,且威慑力不够”。
在今年的另一宗案件中,Zippo也赢得了一场“打假”的胜利,并成功地把一家中国制假企业的负责人送上被告席,但法官只判处其缴纳12500美元罚款,而未判其入狱,这让Zippo的管理人士感到非常不满。“他们只是被无关痛痒地惩罚了一下,很快就重操旧业,”Zippo首席法律顾问查尔斯·杰弗里·杜克(Charles Jeffrey Duke)称。
“执行应当是目前最关键的词汇。”意大利驻华大使馆商务参赞安德尔·费莱里(Ander Ferrari)强调说,“政冶路线已经确定,有效的知识产权保护措施也正发挥着作用,现在是确保判决得到充分快速执行的问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环球企业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环球企业家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