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村绘本


□ 陈绍龙

  陈绍龙

  一落笔,葳蕤的烟气便弥散开来。点。点。滴。滴。洇润在故乡这张素笺上,恣意浸渍痕迹里显现出来的,都是乡愁的影子。

              一

  晨起,对镜梳妆,梳头,瞧见两边分开一丝不苟的头发,不觉莞尔。你是无论如何也不知道缘由的。

  脚踩门框,膝抵门楣,手拉门栓,“咔——咔咔”,然后是“叽——”的一声,接着,整个秋李郢(村名)是“叽”声一片。户枢动,门臼声出,打开门,一如踩离合、挂挡、发动车响,这一连串组合的动作中你会发现,每一个日子都叫村民们熟练地驾驭。方向盘硕圆,引擎绯红,启动,上路。

  这部上了路的汽车就没有熄火的时候。

  黎明即起,洒扫庭除。《朱子家训》也是秋李郢人治家过日子的描红本。横平竖直,钩挑点划,纵是点肥撇瘦,或是捺斜提歪,却也不走大字。我首先听到的声响却是这般的细碎,或者柔软。洒扫庭除用的是鸡毛掸子。掸桌、凳、椅、柜,掸放在家堂厨柜上的老照片。轻描淡写,多数只是这么一描划,有点象征的意味,室内室外,心里心外,便觉得敞亮了许多。其实,我听到最多的是扫帚的声音,是扫帚与地面的窃窃私语。

  院不大。门前始,分两边向外扫去。一来,一去,地上写满密密的“人”字。说也奇怪,布满“人”的小院即刻干净了许多。有时,也觉得有点滑稽,甚或可笑,那小扫帚枝条扫过的地面,像是叫梳子梳过的“小分头”,纹路清晰可辨,中间,还有分发的一路白痕。小院一下子变得油头粉面、油光可鉴起来。

  我这样乱想。这缘由哪有人知。

  有院墙的自然是院子,没有院墙的多,门外,比着院子的大小,扎几道篱笆,栽几行冬青或是蔷薇。绿叶是墙,花香也是墙。

  哇,下雨啦!

  也有说下雪啦的。我妈是我们家天气预报的首席播报员。她早起。几乎在门臼“叽”的瞬间,我妈就报当天的天气了。铁准。门臼的“叽”声像是电台上整点报时的那声“最后一响”。她这么大声说是给自己听的,也是给家里人听的。有时,我睡着了,或是我妈“播报”的声音小,我没听清楚,屋里,我会扯着嗓子喊:妈,外面下雨了没有?

  妈,外面下雨了没有?

  我妈懒得理我。她要去打开鸡圈的门。一院鸡,“咯、咯、咯”地围着讨食。我妈便到土瓮里舀半瓢玉米或是稻子,撒在地上。鸡们“咯、咯、咯”地低头啄食,一会儿的功夫,地上的鸡食便叫鸡吃完了。鸡呢,还围着我妈,咯、咯、咯地撒娇。我妈不会再舍得去舀半瓢粮食的,将瓢翻过来,敲两下,一方面看瓢里是不是粘着的一两粒粮食,也像在告诉鸡,没了吧,散了吧!其时,我妈顺手将手里的竹竿向鸡舞过去。鸡也识相的很,竹竿还没落下,一个个便展开翅膀,近乎贴着地面,外出自个儿觅食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地火》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地火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