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雪回来


□ 周碹璞

  

  周瑄璞

  一

  “姑姑我回来了。”

  杨烈芳突然睁开眼睛。她发现脑子异常清醒,好像她根本就没有睡着。怎么会做这样一个梦呢?她听到自己扑嚓扑嚓眨眼睛的声音,咳嚓咳嚓挠痒痒的声音,听到外屋冰箱突然响起,就像是思考好久开悟了一个谜底,如气管炎患者开了腔,呜呜咽咽就要诉说什么。黑暗让她有点不适应。刚才梦里是一片洁白,白得耀眼。好大的雪,却不冷。自己好像在一个窑洞中,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淡黄色明亮的光线,瓦数很大的电灯泡。窑洞没有门,里面的光晕泼出去洒在门外的雪地上。小雪穿着一身新衣服,踩着那厚厚的雪,从远处走来,向她招手,开心地笑,走得近了,小雪脆生生地说,姑姑我回来了。

  她将手机凑到眼前:午夜两点半。

  杨烈芳癔症好一会儿,现在是刚入秋,天还不凉,怎么就梦见那么大的雪呢?梦里小雪穿着一身时髦的新衣服,像是嫩紫,或者淡绿,总之不是白,因为她的身影没有淹没在雪地中,而是清晰地被大雪衬托出来,像一个俏丽的剪影,小雪就那么在雪地里袅袅婷婷地走来。她一个人,身边再没有人,衬不出她的矮小。她腰身笔挺.步态轻捷,也看不出身姿的病萎,只显得十分苗条。脸也舒展开来,饱满起来,真正的少女的脸,紧绷绷圆鼓鼓长着茸毛的少女的脸庞。是小雪,又不像小雪了,是好看的小雪,健康的小雪,全新的小雪,唇红齿白的小雪。从来没有见她那么开心过。小雪一定是在深圳见了大世面,整个人都活泛了。

  上午九点,杨烈芳接到大嫂打来的电话:“烈芳你快回来吧,小雪她,她出事了。”

  杨烈芳突然就明白了那个梦,那是小雪在向她告别。小雪的魂可能昨夜已经从深圳回来了。

  “就是就是,正是那个时候,我清清楚楚听见她跟我说,姑姑我回来了,就这一句话,我噌就醒了,刚好两点半。”

  “也就该出事,你说一个宿舍睡几个大活人,都睡那么死,一点都不知,还是下夜班的人回来,见她吊在架子床上。”大嫂罗彩云想骂,想哭,却也骂不出来,哭不出来,无力靠在床头的被垛上,人像傻了一般犯癔症。大家都想不通好好个人,怎么就没了。亲人们的悲伤也就有点恍惚和虚脱,始终还不能确信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

  “烈芳,这个事只有你出面了。”大哥说,“我们几个,连个字都不识,到了大地方就跟憨子一样了,恐怕连路都不会走,你去看着跟人家咋样交涉吧,不管咋说,人死在他们厂里了,总得有个说道。那地方天热,估计她是不会全乎身子回来了,得火化在那里。”

  杨烈芳也没有去过深圳,她最远去过杭州长沙。可她不怕,长着一张巧嘴的杨烈芳走到哪里都不怯场的,现在又是为自己的堂侄女出气,她更是鼓舞起斗志,决定尽快赶往深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