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王富山的个人英雄主义(短篇)


□ 郭永江

  郭永江

  不管早班还是晚班,王富山总是最后一个从宿舍里跑出来。那时汽车一直突突地冒着黑烟,没有充分燃烧的汽油从长长的铁管排出,升腾到敞篷车内,呛人的气味让已坐到车内的人一边捂着鼻子,一边抱怨着王富山的磨叽。这天早晨也不例外,因为迟迟等不来王富山,就有人提意先走,但这个声音很小,又没有人附和,随着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大家的耐心也越来越少,再有人小声嘀咕时,开始有人响应。同时不知谁大着胆子拍了一下驾驶室的后玻璃,这是示意开车的意思。车子真的开动起来,刚才还满是怨气的大家突然有些紧张起来。好在王富山也跑了出来,他一手拎着棉袄,一手顺势把门关上,强大的撞击声,让整个板房都晃动起来。他见汽车已经开动,一边喊一边骂,汽车并没有因为他的喊声而减慢速度或是停下来,好像还要加速似的。王富山紧跑几步,先是用力把棉袄甩到车厢里,顺手抓住后厢板,矫健地跳上车来。在摇晃的车厢内,他的身子晃了两晃,就一屁股坐到小刘的身旁。他的身体随着车辆的晃动又撞了小刘一下,使小刘的身子歪向一边。王富山用他的大手拍了一下小刘的肩膀,没有歉意也没有谢意,一张脸上挂的都是笑容。小刘虽然感觉有些疼,也没说什么,只是笑一笑。汽车已经真正地跑了起来。车厢上遮挡风寒的帆布并不严实,有很冷的风吹进来,小刘把棉衣又使劲裹了裹。王富山转过身来这才注意到老钱在自己的另一侧,也举起手来在老钱的身上更重地拍了一下说,老东西,是不是你让开车的?老钱厌恶地用手挡了一下,嘴里嘟嘟囔囔地骂了句什么,听不真切。王富山说,老东西你说什么,是不是骂我啦?老钱扭过头去,闭紧了嘴巴,满脸恼怒的样子,但是没有理他。王富山一直笑嘻嘻的,随便地向车厢里的人扫了一眼,大家也都微微地笑着,不再说什么。

  汽车在崎岖的盐碱路上跑了一会儿就上了公路,被颠簸得五脏错位的身体一下安稳下来,瞬间得到一种莫名的满足。解放牌卡车像是得到了鼓励,速度一下快了起来,车上的帆布被风吹得呼啦啦响,同时也有更多的冷风吹进来。王富山并没有受到冷的影响,他从座位上站起来,用手抓住车厢顶上用来支撑帆布的铁管,两眼捕捉着公路上来往的行人。他身上的棉衣沾满了油污和泥浆,扣子也掉光了,只用一根棕绳系在腰间。下身的棉裤也好不了多少,只是比上面的密实一点,没有看到什么缝隙。他壮实的身体在车厢中一站,占据了很大的空间,一晃一晃的,让人有一些压迫感。王富山有着满头的浓发,就连那脏兮兮的帽子也无法把它盖住,它们遮挡住了脖颈和耳朵,使他白皙的脸更白了一些。他的五官看起来虽然英武,但还有一点秀气深藏在里面。王富山一边晃一边大声地唱着“爱你爱你真爱你,抱起吉他就想起你”的歌。那时的人们刚刚听说有香港这个地方,邓丽君和一些其他什么人的歌不知从什么地方流了进来,那种大胆的歌词、绵软的声音勾起人的许多想象。王富山看似鲁莽、笨重,这些艳俗的歌曲却也能一学即会。这些私下流传的东西看似隐秘,却能在短时间内得到广泛的流传。下面所唱的词句更是让小刘有点脸红心跳,什么“抱着吉它就像抱着你,与你在一起就甜蜜蜜”什么的。小刘的心在这歌曲的影响下有些骚动,但他能够忍着,尽量不在脸上表现出来,保持着平静,同时他却惊异着内心的种种骚动,并且有一丝喜悦的感觉。每当看到公路上有姑娘在车前闪过,王富山都会喊上一声,手上夸张地做着一些动作。大多时候,下面的人看看飞掠而过的车,理也不理依然骑着车走着。也有少数不服气的姑娘,很认真地斥骂着他的这种行为。下面的骂声更激起了王富山的兴趣,他会向那姑娘一边招手一边大声地说,上来呀,你上来我就服你啦。那个“服”字也是有特定含义的,表示“怕”的意思。直到汽车越跑越远看不见为止。每当这个时候车上的十几个人都起着哄,好像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释放堆积在体内的情绪。老张虽然也是快40岁的人了,却也高声地叫着,小刘感觉自己情绪的聚积,但他觉着不应随便释放,并且感到老张很不稳重,觉着他这种年纪不应该这样。虽然是冬天,但在路上总有很热烈的气氛,冷的感觉倒不那么强烈了。直到从平稳的公路上驶下,进入茫茫的海滩时,王富山才会坐下来,车厢内才会平静下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地火》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地火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