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相看无限情”到“人生长恨水长东”——李煜词分析


  白念文 张广峰 吕莹莹

  在中国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李煜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生命的前期是天之骄子,一国之君。后期则沦为亡国奴,失去了做人最基本的自由与尊严。然而正是在我们看来是人生悲剧的这些打击遭遇,让他词的风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真情流露,内蕴丰富,成为后人为之仰望的一座高峰。

  在我国灿烂辉煌的历史文化长河中,词无疑是其中一朵璀璨的浪花。自从唐代词在民间逐渐兴起到有宋一代终于在文坛上开宗立派,成为可以与诗歌鼎足而立的文学样式。在词的发展道路上出现了许多对词的不断完善、对中国文化有卓越贡献的文学家。李煜,无疑是其中卓然独立的一家。

  李煜,字重光,五代十国时期南唐最后一位国君,所以人称“李后主”。他的词也因此被称作“后主词”。在历史上,他是个亡国之君,虽不致遭千古唾骂,却也断送了三世大好河山;但在文学史上,他却是一位杰出的词人,千百年来其作品广泛流传,脍炙人口,在文学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李煜的一生可以亡国前后大体上划分为两个时期,这两个时期的作品从取材对象到抒写的感情都有截然不同的变化。

  亡国之前,作为一国之君,李煜的生活可以说是优游自在的,而且他本身又是一个情感丰富、热爱生活的人。这一时期,他的生活、思想都可以从他的作品中一览无余。

  如:《一桷珠》:

  晓妆初过,沈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轻歌,暂引樱桃破。罗袖衰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谬缳。绣床斜凭娇无邪,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再如《菩萨蛮》:

  铜寒韵翠锵寒竹,新声慢奏依纤玉。眼色暗相钩,秋波横欲流。雨云深绣户,未便谐衷素,宴罢又成空,梦迷春雨中。

  这些词都取材于后主的宫廷生活,可以说是取材非常的狭窄。但是我们却没有感觉出一般情况下那种给我们的浅显的印象。相反却会觉得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作者将日常生活的琐细小事拿来人词,虽然没有多大的现实意义,却给人一种淡雅明新的新鲜感觉。

  诸如此类,李煜的前期词虽说与同时代的“花间词”有了一定的差距,但总体而言,却仍未摆脱“花间词”的影响。无论是取材还是思想,还都只是将词作为一种娱乐性的辅助工具来使用,而并未将词作为像诗那样的抒发感情的工具来使用。真正奠定李煜在文学史上地位、确定词以后发展方向的还是他的后期词。

  公元975年南唐被宋灭亡,李煜也从一国之君沦为阶下囚。这使他从身体到心灵、从生活到思想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个时期的作品是他真正自我的表现,赤裸裸的情怀整个地用词表现出来。

  后主的词中.我们最熟悉的莫过于那首名垂千古、至今传唱不衰的《虞美人》了,下面我们就从这首词来系统地看一下李煜后期的词。

  《虞美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简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简爱 Tags:李煜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