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有一种愧疚只能埋藏心底


□ 吴正芝

  

  文/吴正芝

  那天,我正在家中和妻一起呵护刚刚出世的儿子,有人敲门。我想又是谁来道贺呢?打开门,我正准备摆出一副习惯性的微笑时,猛地,我的笑容凝固了。竟是她!

  不速之客

  我很尴尬,还在愣怔着,曲娟却已先开口:“喜啊!”我硬着头皮把她迎进了门。她友好地和妻打招呼,轻松而客套地问候。妻热情地招待着她,给她让座、泡茶。心怀鬼胎的我如坐针毡,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却强装镇定,生怕被妻子看出破绽,更生怕曲娟会泄露出什么。曲娟却落落大方,主动提及关于孩子的话题,和妻子谈笑风生。 这时,宝宝拉了尿,妻子抱起了她,我连忙上前帮忙换尿片。忙完了,我歉意地看看曲娟,她却愣愣地看着我们出神,眼里分明有了泪光,看见我回过头来,她才猛地回过神,擦了擦眼睛,恢复常态说:“孩子好可爱,真像你。”

  坐了短短的几分钟,她告辞,走时不顾我强烈反对,硬是把一套精美的童服送给了宝宝。然后她出门,我有些尴尬,送,还是不送?犹豫间,妻有些意味深长地说:“送送吧。”我慌乱而感激地对妻笑笑,于是出门送她。

  我们并排出门,她与刚才判若两人,异常沉默,气氛沉闷。我很难堪。半晌,我才挑起了话题,问她: “过得怎么样?”她说: “还好。”我想问她的爱情,更想为三年前的错失而道歉,却不敢启齿,那是伤口,我不敢触及只能回避。

  分手时,她真诚地说:“你的妻子真的很爱你,你要珍惜。”我无言,只是拼命点头。 她留下一句沉重的“再见”,然后上车。留给我一个憔悴而落寞的背影。

  不堪回首

  按理说,儿子出生,收到礼物该是很高兴的事,本应怀着一份喜庆的心情感谢才是。而我却感到了巨大的惊疑,因为送礼的人是她。她是一个特别的人,特别的人送的礼物当然也变得特别。

  三年前那一幕我一直试图遗忘,因为它带给我的只有愧疚。我一度在为自己伤害了她并引发她对我可能是久久的痛恨与幽怨而难堪。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也一直在侥幸的自欺欺人中安慰自己:她该己忘了我,因而已忘记了那一幕。毕竟,我并没有与她真的突破身体的防线。

  那天晚上,我经过精心策划,终于把她引诱到了我的房间。我趁她坐在床边看我的相册时,突然扑了上去,把她按倒在床上,一顿狂吻。我以为她会因为措手不及最终就范,谁知她拼命反抗,我最终只能败下阵来。

  为了安慰她,我装作声泪俱下地表白说:“对不起,我是真的爱你,真的想和你结婚的……”她哭了,含着羞愤,猛地冲出了门,我拦也没拦住。

  当时,我很害怕她会报警,心里惊恐万分,拼命打她的手机,她却挂断了,最后关了机。那一夜,我发了一连串的短信给她,重复着“我爱你”“对不起”之类的话,我想用缓兵之计,只要事情冷却,她便会淡忘这一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农家女》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农家女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