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睡在我上下铺的兄弟


□ 陈旭峰

窗外那栋楼是女生楼,和我们的直线距离不会超过十五米,两楼间的走道上女生络绎不绝。这真是一个惊喜,让我对大学生活立刻产生出许多不着边际的浪漫直到龌龊的想法。
我把双手提着的行李和背上的包一股脑卸在地上,用手臂擦额头上的汗,嘘了口气。那是九月初,酷暑淫威犹在。窗口的床位是黄金位置——躺在床上,窗外上半部分是天空下半部分是女生楼,阳光、空气和女生。
“你要不要睡上铺?”正当我陶醉之际一个声音在我背后响起。一个有着鼓鼓的脸颊的男孩子,一脸无辜地看着我。于是,这个时时挂着无辜表情的BOY,成了我四年上下铺的兄弟。
生平第一次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外生活,友情的产生很迅速,如果同是性情中人,那么这份友情基本上在大学四年里将十分稳固。我们的饭菜票混在一块;一起在深夜里冲凉水澡而鬼哭狼嚎;一起把宿舍的灯熄了,趴在窗台上看两楼间过道的女生吹口哨;混在学校门口的录像厅里看通宵录像;上铺跺床板或下铺踢床板叫“猪”起床——一般总是他这么叫我起床,他总是早起晨练。
其实,他不仅是叫我起床,而是把全宿舍的兄弟都吵醒。每周至少五天,还不到七点他就开跺或开踢,得到我痛骂的回复后满意地离开他的床铺,张口朗声唱道:“小小姑娘,清早起床,提着裤子上茅房……”兄弟们或蒙头堵耳或用恶毒言语攻击他,他总能置若罔闻,拿上洗漱用品出门而去。
兄弟们不约而同地默默祈祷他去操场跑步,但他很可能推门回到宿舍,发出惊讶的声音:“咦?你们怎么还没起来?”四年啊,他怎么从来都是这一句?弟兄们发出痛苦的呻吟,每个人都试过从蚊帐里探出头破口大骂,但BOY总是以他招牌式的无辜相把我们打败。“BOY,求求你,到走廊去练吧。”
他提着一对哑铃出门。立刻,我们都听到走廊上响起:“一二三四,二二三四,锻炼身体,保卫老婆。”我们的左邻右舍纷纷大喊:“BOY,你这个变态的,闭嘴!!!”BOY的声音降了八度:“三二三四,再来一次……”。
BOY终其大学四年生涯,有过数次无疾而终的暗恋,女朋友都没谈上一个,更别提老婆了。不过,除了“BOYBOY”外,他还拥有一个“二姐夫”的称号。大学里一个宿舍的女生总喜欢以“大姐、二姐、三姐……”相互称呼,大学里还喜欢男女生宿舍结对子,搞友好宿舍。一与女生宿舍结对成功——承蒙师哥们指点——宿舍里立刻“大姐夫、二姐夫、三姐夫……”地乱叫起来。
我们友好宿舍里的二姐,长相体态都不咋的,其实在那样的花样年华,即使很普通的女孩子,混身上下都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再难看的女孩子如果自然一点的话,自有她的动人之处。不过糟糕的是,二姐喜欢浓妆艳抹,喷味道很重的香水,这么一来就吓人的很。友好宿舍初次联欢后的卧谈会上,兄弟们兴致勃勃地评论“友舍女生”,当话题刚转到姐夫排位上,身为宿舍老二的BOY在我上铺惨叫一声:“不要……”响彻整栋宿舍楼的惨叫声落下后,有一秒钟的片刻宁静,在突然爆发的整个宿舍狂笑声中,BOY掀开蚊帐,穿着条三角裤跳到桌子上,悲愤地引亢高歌:“不要——再编织美丽的藉口,不要——再寻找牵强的借口!”把这首当时颇为流行的歌曲演绎得催人肚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女报时尚》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女报时尚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