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口红


□ 如 风


我一直以为,好女孩应该是素面朝天的。
那年秋天,我从一所普通中学升入重点高中。在新的班级里,我明显感觉到背后有一束目光处处跟随着我。我虽然是一个迟钝的人,可也能感觉到那束目光的温度。不久,我就知道,他叫林子默,一个喜欢沉默的男孩子。他沉静的大眼睛里总是流泻出温柔的目光,我内心深处的那丝弦被轻轻地拨动了。
一天,我像往常一样,翻开英语书,突然从中滑落一张粉红色的书签,两行漂亮的钢笔字赫然眼前:我喜欢默默地注视着你默默地被你注视,我渴望默默地念着你默默地被你念着。突然间,我感到脸红耳热,心跳欲狂。我悄悄地收起书签,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我是班上的团支部书记,出黑板报的事由我负责,我只好找写一手好字的林子默了。我们合作得很默契,但谁也没有提书签的事。
渐渐地,晚自习放学的时候,他会在校门口等我一起回家。每当这个时候,他显得很活跃,和教室里的他完全判若两人。我们说那个可恶的班主任、很会搞笑的物理老师、把书放到鼻子底下才能看清的语文老师,我们也说彼此学习中的困惑,也谈生与死。在一个个寂静的夜里,我们无所不谈。
那时候,虽然被名目繁多的各类考试压得透不过气,但我无法控制心里的情愫抽枝发芽。一天放学,素面朝天的我竟然破天荒地偷偷用积攒下来的零钱买了一枝口红。那是一枝变色口红,高不足一寸,娇嫩的身子是淡绿色的,如雨后新叶,但一涂到唇上,就变成艳丽的玫瑰红。看着我苍白的嘴唇在镜子里变得娇艳如花,心里充满了朦胧的甜蜜。
第一次战战兢兢地涂上它,走进教室时,我感觉到了林子默的目光里有一丝惊讶与欣喜。然而,我快乐的心情没有保持多久,就被班主任叫去了。
50多岁的班主任狠狠地盯着我看了足足有两分钟,然后冷冷地递给我一张纸巾,让我擦掉,说第一次,算是警告。等我回到教室后,发现书里夹了一张小纸条:你今天好特别哦。我知道这是谁的字迹。纸条的魔力很快让我将老师的警告抛到脑后。
第二天,我依然斗胆为嘴唇涂上了一抹嫣红。我的举动,被班主任视为我与她公开作对,因为前一天下午的班会上,她特别强调了女生不能化妆,本来矛头就指向我嘛。班主任好像发现了一个可以让她发挥威力的目标,因为开学时间不长,她正好拿我开刀,杀一儆百。
我遭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种种屈辱:撤职、写检查、反思、汇报等等。我行为不端正、思想不纯洁、有早恋倾向等等,这些传言让我在那个优秀生云集的学校里迅速臭名远扬,我和林子默的关系被一些好事者渲染成了早恋。在初中和小学里一直品学兼优的我,怎么也没想到,刚上这所重点高中,会因自己一次小小的任性酿出如此大祸。
这样的打击让我的成绩一落千丈,情绪也坏到了极点,抑郁,惊惶,迷惘,我感觉自己快要窒息而死了。尤其是当我和林子默在校园里相遇时,别人眼里复杂的神色,更是让我痛心疾首,我想到了逃避,甚至休学。更可恨的是,这事发生后,我已经好几天没看见林子默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苑》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苑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