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战旗如画


□ 石钟山



楔 子

母亲生我的那个早晨,太阳在教堂的顶尖上似露非露,城市的废气使整个城市混混沌沌。初秋的早晨天气还不冷,深色的树叶已经开始在树上打卷,刚刚睡醒的人们打着哈欠,伸胳膊甩腿地站在家门口,朝着大街上无目的地张望。
水泥路上一辆老式灰色的伏尔加轿车不急不慢地行驶着,绕过惠工广场,拐上了一条窄一些的砖路,最后驶到军区总医院的门廊前停下。司机拉开车门,车上走下来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军人,穿一件发白的军装,领章帽徽出奇地鲜艳。军人个子不高,两只细长的眼睛没有神采地眨了眨,拧着眉头,背着手顺着台阶向住院部病房走去。
年轻的司机一弯腰从车上抱下一个三岁的小姑娘。小姑娘一下车便挣开司机的双手,一蹦一跳地朝那位军人追去。
军人推开住院部的门时,脚步停了一下,他在等三岁的女儿媛朝。媛朝没有看军人,闪身从父亲推门的胳膊下钻了进去。住院部走廊的灯还亮着,整个走廊此时还是静静的,小姑娘停下脚,犹豫地望一眼军人:“爸爸,妈妈在哪里呀?”
“往里走。”军人说。
“这里怎么这么暗呀?”小姑娘边走边说。
军人几步便走到了小姑娘的前头,还没到护士值班室门口,一个身着白大褂,领口露出很鲜艳领章的女护士用很动听的声音叫了一声:“首长。”
军人哼了一声,点点头。护士看到了三岁的小姑娘,弯腰把她抱在怀里,走在前面引路。过了两个房间,护士推开一间病房的门,病房里有两张床,却只有一个面色苍白微闭双眼的女人躺在那里。女人睡了,军人瞅着女人,眉头又拧了拧。
女护士放下怀里的小姑娘说了声:“我把孩子抱来。”
军人没有吭声,他在那张空床上坐了下来。小姑娘跑到女人床边,伸出一双小手去拍女人的脸,边拍边喊:“妈妈——”
女人醒了,她看一眼小女孩,最后目光越过女孩的头顶望见了坐在对面床上的军人。女人笑了,转瞬间,脸上掠过一丝潮红,轻唤一声:“玉坤。”
军人的眉头一点也没有舒展,他站了起来,却没有走到床边。
女人的眼角陡然滚出泪水。想说什么,喉头哽哽地却什么也没说出。小女孩伸出手去擦女人脸上的泪水,女人攥紧小女孩的手,目光仍然看着军人。
这时护士把襁褓中的婴儿抱在怀里走了进来,把婴儿放在母亲身旁,解开襁褓,边解边说:“是个男孩。”
这个时候,我赤裸地袒露在襁褓之外,我突然放声大哭。
男人的眉头又皱了一下,但马上就舒展开了。“好,好!”军人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啄木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啄木鸟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