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陪读母亲的苦与乐


□ 晏国政

  本刊记者 晏国政

  一口气翻过一道100多米长的陡坡,到达王富莲租住在半山腰的窑洞时,记者仍然不断喘气。每天得走8趟的王富莲,对此已经习惯了。

  42岁的王富莲是山西省临县丛罗峪镇杨家坡村村民,原来村里有一所小学,用的都是初中毕业的代课老师。后来因为各种原因,老师们全走了,接着孩子们也全走了,就剩下几间空空的教室。5年前,当6岁的小儿子上小学时.她就租住临县县城西面风凰山上的一孔窑洞,成了陪读母亲。

  地处吕梁山深处的临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也是山西省最大的劳务输出县。近年来,由于乡村小学撤并、自然消亡以及乡镇没有高中等原因,大量的农村学生外出求学,也催生了一批像王富莲这样的陪读母亲。她们大多租住在邻近学校的简陋房屋内,过着艰辛但满怀希望的生活。

  在王富莲租住的院落里,住着8户和她一样的陪读户,分别来自临县曲峪镇、林家坪镇、雷家碛乡等偏远乡镇的农村。她们大多一家三四口人共同租住在不足20平方米的窑洞或者平房里。

  王富莲的“家”里,一座土炕占据了窑洞三分之一的面积,土炕边放着一张单人床,其他空余的地方摆放着两个破旧的木柜、一个拉链已坏的布衣柜和一张吃饭的小木桌,木柜上摆着一台电视机。她说:“窑洞里惟一属于自己的家具就是那个布衣柜。”

  “这里的房租每个月要260元,再加上水毛、卫生等费用,一年的支出差不多3500元。”斜倚在土炕边的王富蓬说,两个孩子一个上初三、一个上小学五年级,这种生活开销较大,包括生活费在内,每年陪读的费用至少需要1.5万元,这对我们是很大的压力。

  在临县革命街的一条偏僻小巷里,记者见到了另外一位陪读母亲——来自丛罗峪镇天洸村的刘三花。她的两一孩子分别在临县一中上高三和高二 租的房子不到10平方米,放两张床,娘儿仨挤着睡,旁边还摆了一个烧饭的灶和小柜子。“孩子没地方写作业.就这每个月加上房租、水电还要200块钱,大点的房子我们租不起。”刘三花说。

  为了节省开支,王富莲等陪读母亲在城里生活十分清苦。王富莲说:“平常吃穿很简单。老家的地里能产一些土豆,在城里就需要买些面粉和白菜。只在过年过节的时候买上一小块肉吃,其他时候什么便宜吃什么。”

  尽管如此,这些陪读母亲家里仍然人不敷出,大多欠有外债。由于小儿子的学校离出租房比较远,王富莲每天接送孩子就需3个小时,基本没有时间出去打工挣钱。家里的十几亩红枣由于没人照料,收成也不行。丈夫在县城里打零工,一个月最多挣1000多元,这几乎是全家所有的收入。

  刘三花则在一家超市里打工,一个月工资只有500元,丈夫也挣不下钱。“这些年家里已经有了2万多块钱的‘饥荒’(外债)。”她说,家里的十几亩地,只能让75岁的公公种,也种不出个名堂,只能保证每年吃的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半月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半月谈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