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上海老味道


  “所有的美食感受,都离不开情境体验,所有的美食故事,其实都是一个人的成长史。”

  撑死不如冻死

  作为一个纯粹的、历史悠久的中国传统节日,这几年冬至绝对被瑜亮情节深深地酸着,它与星光灿烂的圣诞挨得实在太近了,青年人似乎故意忽视它的逼近,满街抢购圣诞老人的帽子和挂在树上的叮铃啷的小玩意儿,在疯狂打折的服饰堆前忍受着“买,还是不买”的煎熬。独自—人时,为那一晚的烛光精心准备北岛的诗句和英文单词。

  但冬至顽强地存在于日历上,存在于地球围绕太阳运行的轨道之间,存在于冬令进补的古老习俗和老中医的谆谆教导之中,自然,也存在于我的童年记忆中。

  那时候,我对时间的概念极其模糊,上学放学,结伙打架,攒零花钱买航空模型,倚窗看落日想入非非。直至某一天,回家时闻到一股甜津津、油的味道宣往鼻孔里钻,过一会母亲又盛了一碗褐色的肥肉给我吃。“今朝是冬至。”母亲宣示般地说。

  蹄髈以甜腻的味道登场,并由桂圆、红枣鞍前马后护卫着,在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我想也就是在一年中最漫长的夜晚才能完成这角色反串。想象中它应该是非常腻滞的,但那时候我们这些苦孩子没什么吃,肚子里的稀缺资源就是脂肪和蛋白质。于是管它是什么味,端起碗来狼吞虎咽,一眨眼就见碗底了。敲骨吸髓的当口,母亲抓住机会对我补上民俗学的一课,记得有一句:“冬至冬至,有钱人家吃一夜,没钱人家冻一夜。”

  那么我家算穷呢还算富?吃一夜纯粹是做梦,若环顾四壁,结论也是明显的:我们绝对不是富人。但母亲也没让我们冻一夜,我因此庆幸不已。这种不上不下的尴尬状态,—直维持到今天,看不出强力反转的迹象。

  那时候,我家所在的整幢石库门房子也弥漫着甜津津的气息,鸡,白木耳,蛤士蟆油,在炉子上用小火耐心地炖着,主妇间或向旁人讨教—下浸泡或炖的办法,其实是一种炫耀心态的刻意流露。对我造成心理压力的是,张家阿叔炖牛鞭,此物长如钢鞭,弹性十足,半透明状,浸泡在砂锅里。我少不更事,曾一再打听鞭为牛身上何处部位,母亲不耐烦地说:“等你长大了自然会明白。”

  牛鞭炖起来有一股很不好闻的味道,有点接近弄堂口的公共厕所。母亲就建议张家阿叔:多放点黄酒,不要吝啬。几天后,张家阿叔的牛鞭大功告成,满砂锅的宝贝将锅盖也顶起来了。几年后,我才知道牛鞭果然是个宝贝,那是赵忠祥在《动物世界》里透露的知识。证据是我们弄堂口有一男子,中年未婚,有一回吃了一大碗牛鞭后挤公交车,结果被人当作调戏妇女的流氓打得半死。

  现在,谁还记得冬至日呢,谁还会在冬至日吃一碗甜得反胃的蹄髈呢?至于核桃仁黑芝麻之类的补品,买来后也只有老太太会小心翼翼地装在瓶子里,怀着“明天会更好”的信念,一天吃它一汤匙。白木耳炖红枣虽然如村姑那样素面素心,却不够酷,不够炫,也不够另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现代家庭·生活》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