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荒诞的内疚


□ 周海亮

  

  文/周海亮

  坐火车去郑州,是下铺。火车刚刚启动,隔壁铺位的女人就过来,商量能否将我的下铺换给她母亲。她说她母亲年纪大了,老胳膊老腿的,万一磕着碰着,会很麻烦。“我会补钱给你。”她说,“多给你一些钱也行。”

  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很随和的人,正常情况的话,就算她不给我一分钱,我也会将下铺调换给她。可是那天,我拒绝了她。因为前几天我的腰扭伤了,很痛。

  我对那女人说,我的腰扭了,爬不了上铺,让她去找别的人试试。女人看看我,看看上铺,再看看我,说:“哦,那算了。”似乎她隔着衣服看看我的腰,就能像X光那样看透我的骨头,看穿我的想法。她的表情告诉我,她坚信我在撒谎。不是怀疑,是坚信。

  明明说了实话,却像被人揭穿谎言一样难堪,我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为什么会这样呢?就因为我没给一位老年人让出自己的铺位?

  火车上,整整一天一夜,我心神不宁,无比内疚。就连去方便,也会避开女人和她母亲的铺位,去另外方向的那个洗手间解决。每当她们母女俩谈话,我也会侧耳细听,认为她们在说我甚至在骂我。这件事一直将我折磨到郑州,好几次,我甚至有了主动过去跟她把铺位换了的想法——大不了,腰再抻扭一下,再难受一段时间,却赚了个心里舒坦。可是,又觉得这样做有些太难为情,说不定还会把自己贴上“小气”、“自私”、“没有公德”的标签。这是不是等于告诉她们母女,之前我说的腰扭伤,完全是在撒谎?

  本来挺简单挺自然的一件事情,怎么突然间就变别扭变复杂了呢?

  再想,生活里类似的荒诞的内疚,比比皆是。

  朋友喊我一起小聚,手头正忙着事情,便拒绝了,又加一句,改天我请。为什么要像请罪一样“改天我请”?因为内疚。其实不过一顿饭而已,若我有空,就去;若我无空,就不去。可是,我却总是觉得亏欠了朋友,似乎拒绝了朋友的邀请,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情。

  朋友向我借钱,手头正紧,跟他说了,怕他不信,又不好过多解释,也会内疚很多天。再见到朋友,总觉得不像没有借钱给他,而是借了他的钱又想赖了他的账。有必要这样吗?朋友相信我的话,正常;朋友不相信我的话,错在他。我有什么错呢?

  我升职了,同事却仍然待在原来的职位,我也会因此内疚很长时间。似乎我升职不是因为我的才华和勤奋,而是我抢了本该属于同事的东西。其实,那本就应该属于我,与同事一点关系也没有。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却仍然内疚,这就不是同事的错,而是我的错了。

  细想,这些内疚之所以来得突然并且莫名其妙,既非我们善良,也非我们成熟,而是我们复杂——毫无意义的复杂。换句话说,正因为我们把简单的事情想复杂了,所以我们都活得像个伪绅士一样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幸福·悦读》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幸福·悦读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