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艳事


□ 吴守春

艳事
吴守春

张三星期天拎着把猎枪在青风岭打鸟。城郊,难得有那么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子,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果然,就见到两只肥硕的斑鸠,青天化日之下,竟在枝头上旁若无人地做起爱来,直盯得张三眼睛发呆。
这地方也叫相思林,小城男男女女喜欢在林茂草深处卿卿我我搂搂抱抱,张三常到这里打鸟,便常能饱个眼福。可斑鸠做爱,他还是第一次目睹,莫非这些鸟儿,也和人一样,喜欢在这里温存?两只斑鸠太专注忘情了,压根儿没有觉察到一杆冷酷的枪管正在偷窥。
“叭”的一声,一箭双雕,两只斑鸠应声落地。张三兴奋得手舞足蹈地嚷叫:“好,捉奸捉双!”张三喜滋滋地向斑鸠落地处奔去,不期然地与草棵窝处两束熟悉的目光短兵相接,一刹那,两人都很尴尬,不,确切地说是三人都很尴尬,张三分明看到老柳身体下的另一张女人因惊骇而扭曲的面孔。
张三斑鸠也顾不得拣了,还掩耳盗铃地冲老柳说,我什么也没看见,你们忙吧,不打搅了。边说边知趣地撤退,落荒而逃。
虽然相思林里这样的目击,张三习以为常,但碰到老柳,他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老柳何许人也,单位里最老实本份的一个,以不近女色著称。圣人都说,食色,性也,但老柳却是抱残守缺,坐怀不乱,张三他们和他开玩笑,说老柳虽姓柳,却从不寻花问柳,不亏是柳下惠的后裔,恪守夫道。
张三他们的挑逗,老柳无动于衷。老柳说,是盐就那么咸,是糖就那么甜,女人,本质上还不都是和家里出产的老婆一样;挣点死水工资,钱花在情人身上,乌龟吃大麦糟蹋粮食。大家都知道老柳刀枪不入,连张三老婆她们都知道老柳另类,属于本色男人。
张三他们有时潇洒走一回,只要说是和老柳在一起,女人们也就放心了。“不信你打电话到老柳家去”——几乎成了张三他们对付女人追查的口头禅,老柳实际上是花心男人的挡箭牌。当然没有哪个女人真的会打电话到老柳家取证。没料想,不叫的狗最会咬人,老柳那是道貌岸然啊。
第二天上班,老柳端着茶杯,踱到张三办公室,张三想,老柳这是主动出击先发制人,来做善后工作的。
老柳显得镇静自若神闲气定,张三脸先自红了起来。老柳呷了口茶,说,昨天那两只斑鸠真鲜啊,宁吃天上四两,不吃地上半斤,说着,老柳还咂了咂嘴巴,好像还在回味似的。
张三欲盖弥彰地问,你捎回家烧的?老柳说,去她那儿烧的,野味嘛,味道就是不一样。老柳说这话时,开诚布公,一副真佛面前不烧假香的磊落。既然老柳并没想掩饰,张三也便捉到麻线就捻头,意味深长狡黠一笑,说,满口生津回味绵长吧。
老柳不住地点头。老柳加重语气道,你可千万不能将昨天的事说溜了嘴,要是传到你嫂子耳里,打翻了她那只醋坛子,那酸不拉叽的滋味,我可就真够呛了。张三乐不可支地说,昨天我不就对你说了,我什么都没看见嘛。连那两只忘情的斑鸠,不幸撞到我的枪口上,被我一石二鸟,我也不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刊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