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错爱


□ 易 安


1

白色栅栏,绿茵茵的草坪,藤萝缠绕的秋千,精致宽大的客厅,欧式的旋转楼梯……伶芬阿姨的房子比我想像的还要奢华。
伶芬阿姨是我的资助人,我是个孤儿,伶芬阿姨承担了我从小学到大学的全部费用。一年多前,我遵从伶芬阿姨的意愿从那个偏僻的小城考入了这个城市的一所大学。第一次踏进这个与我有着特殊关系,魂牵梦萦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华丽之家,我禁不住被这奢华所震慑。
当伶芬阿姨身着宝石兰旗袍从楼梯上仪态万方缓缓而下,我恍如梦中。高髻,柳眉,凤眼,流泻的旗袍掩映着妙曼的身躯。一切的一切,电影里才会有的场景。
莲,欢迎你,从今往后,这儿就是你的家,如果学校不方便,就住到家里来。伶芬阿姨拉着我的手,语气温和。诚惶诚恐,我点点头。伶芬阿姨温和如母,但她美妙绝伦的手却冰凉如水。如此一个经典女人,我却觉得我们之间有一种距离,我无法让自己贴近她。
我以一种卑谦的姿态开始了我新的生活。
华丽之家有三个成员。林安达是伶芬阿姨的丈夫,来了一年多,伶芬阿姨从未向我提到过他,我只是从伶芬阿姨和女儿俏俏的对话里知道,林安达好像去了一个地方,要过一阵子才回来。俏俏,名副其实,如花似玉,小我两岁,在贵族学校上学。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从俏俏明显写在脸上的不屑和冷漠中我知道她不喜欢我的到来。
我开始在一家家人才信息中心频进频出,我认为自己应该自食其力,而不是一直等待别人的赈济。
我去了一家酒吧,这一类场所,只要你愿意,只要你认为容貌不俗,就永远不会拒绝你。
你不丑啊,可你真笨,不知道利用自身资源!这是俏俏说的话,伶芬阿姨不在,俏俏把伶芬阿姨让她交给我的本月生活费狠狠地塞到我手里,一脸的鄙夷。每一次,我都会发抖,不只是悲哀。
我选择了这极易堕落之地,一个食不裹腹之人是无所谓尊严的。黑衣,黑裙……黑色是我的藏身之所,这冰冷的颜色是可以拒绝执行一些欲望的。然而,当我毕恭毕敬把客人要的酒水摆放好要离开时,却猝不及防地被客人搂进了怀里。我挣扎着,有泪渗出。终于,那肮脏的手从我身上移开,在一长串放肆的狂笑里我夺路而逃。
夜色如障。俯在路边的栏杆上,我低低饮泣。
你不该到这种地方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满含恼怒我猛转回身,臭男人,滚!
那一刻,世上所有男人皆是恶魔。
你不该到这种地方来。你不适合这里……男人重复着。
你是警察?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我把所有的羞恼怨毒抛过去。
男人不再吭声,用一种目光注视我,一双深沉的眸子,棱角分明的脸,然后,身姿挺拔地消失在夜色深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学与人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学与人生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