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雏菊


□ 于德北

  到寄宿学校读高中是16岁多一点的事,那所学校离家很远,在近郊,在一家大型卷烟厂的后边。学校的侧面,隔一条街,是烟厂的仓库,一天到晚散发着浓郁的烟草的气味。那气味说不上香甜,也说不上苦涩,总之怪怪的,如同昏暗中的某种神秘而诱人的象形符号。
  我身边的同学大多吸烟,我也不能算作例外。
  学校的围墙是用老式红砖砌起来的,因为年代太久,常常出现缺口。这些缺口有的是风化所致,有的则是学生们的故意所为,目的当然是逃课。说到逃课,对大家诱惑最大的是缺口外多花的原野,以及原野上的河流,河流上兀自横在那里的独木桥。
  平展双手,在女孩的大呼小叫中跨越“激流”——这大概是每一个男孩心中最刺激的假想。
  “喂,如果真是那样,一定很牛吧?”班上那个满脸青春痘的家伙问我。
  我的假想不在这里,所以未作回答。
  “喂,问你呢!”他用力推了我一下。
  我却所问非所答:“你知道那些花叫什么名字吗?”
  “叫雏菊吧。”
  “雏菊。”我自言自语。
  后来,我查了父亲书架上的资料——他是一位科普作家——那些花果然拥有如此朴素的名字。
  菊,如此朴素的名字——一个沉默的女孩。
  注意她有两个原因,显然后一个更重要。第一个原因是她家就在附近的村子里,母亲名声又不好,这使她更加有别于我们——所谓的都市生;第二个原因只针对我个人——她的气质和模样很像我在初中时暗恋的一个女孩,可惜,那个女孩因为一些不可知的原因自杀了。
  自杀的女孩生前送给我一包烟,是一个简单的牌子。烟早就挥霍掉了,烟盒却一直保留在我身边。
  现在,菊成为我孤独的思念的替身。
  和菊的交往严格意义上讲不能称之为恋爱,但她却成了第一个睡在我身边的女孩。父亲和母亲回乡办理祖母迁坟的事,这便给我留下了带女孩回家的可趁之机。
  我们躺在黑暗里,互相抚摸对方的身体,却终究克制住自己,在激情导致的极度疲乏和紧张中沉沉睡去。
  醒来是早晨五点钟的时候。
  我坐在床上,看阳光下裸体的她。
  她的头发很黑,很亮,浓厚地扑撒在枕头上、床上。她的脸微微地侧向床的里侧,耳边有两个冒号一样的痦子。她的乳头很小,呈粉红色,随着呼吸的起伏而轻轻移动,像两枚朝露下的樱桃。
  我看着她,不知不觉落下泪来。
  也许是我的哀愁惊醒了她,她看见了我的样子,慌忙坐起身,完全失去了害羞地问我:“怎么了?你?”
  我摇了摇头。
  她坐在那里,沉默许久,开始穿衣服、穿鞋,然后开门离去。
  在门口,她略略停顿,但没有回过头来,也再没有弄出任何的声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刊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