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农妇与猪


□ 张玉洪

  老天这个该杀的大火盆,不知被哪个冒失鬼不小心一脚踩翻了,就这么倒扣着,盆里的火炭纷纷扬扬地往下落,热辣辣地烤着大地万物,烤着农妇杨贵美和木推车上的那只猪娃。
  杨贵美那个急啊!
  她抬头看看天,天空万里无云;平眼看看地,旷野里没有一点风丝丝;低头看看木推车上那只大筐里的小猪娃,小猪娃侧身躺在筐里,四只小蹄子伸直,周身通红。尤其那两只又薄又嫩的小耳朵就像涂了胭脂,刚刚生出奶牙的小嘴巴半张着,小肚皮一鼓一瘪地喘着粗气……
  “杨贵妃哎,你怎么这个季节去买猪啊?”也从乡集上往回赶的本村邻家二婶骑着自行车从后面赶上来。村里人都喊杨贵美叫“杨贵妃”,因为杨贵美长得确实美,脸蛋儿身材儿浑身上下白皙又丰腴。
  “俺想喂猪哩。”杨贵美头也没扭,推着小木车与骑在车上但慢下来的二婶平行地朝前走。木推车上的筐是只新筐,柳条编的,是杨贵美嫁过来时公公送给她的礼物。那时候杨贵美就明白,公公是在暗示,她需在将来漫长的日子里用这只筐从野外给家禽家畜们带回美味可口的食粮。此刻,筐沿上插着几根杨树枝,枝上搭着一层碧绿鲜嫩的树叶。尽管这个小凉棚尽心尽责地呵护着筐里那只猪娃,但还是难以抵挡那锋利的、柳叶刀般的四射的阳光,天杀的阳光正嘶嘶地啸叫着顺着树叶的缝隙朝猪娃身上钻。
  “俺都嫁过来二年半多了,俺还没喂过猪哩。再不喂头猪,就要被人耻笑了。”杨贵美一手扶着木车把,一手拾起肩膀头上的汗巾擦了把脸。还没等她将汗巾放好,脸上那汗珠子就又像泉水一样冒出来了。
  “喂猪你也不该在三伏天里去买来喂呀。”二婶说,“等到立了秋,天凉一凉了再买来喂。这个季节去买猪娃,你傻啊!这么热的天,不管大猪还是小猪浪费了粮食还长不出肉,弄不好还容易热出个毛病来。”
  “哦……”二婶最后这句话把杨贵美吓着了,她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得紧了,又加上天热,丰腴的胸脯子起起伏伏。她赶紧偏下头去细细端详筐里的猪娃。那猪娃也好像懂人心思般配合着她,这会儿喘得更厉害了。“婶呀!你快帮俺看看这猪娃是不是已经病了哩?看这可怜的模样怕不是得了感冒吧?”
  “哈哈,你个傻贵妃呀!哪儿是得了什么感冒,这下火的天儿,猪娃是热的哩。”二婶在自行车上笑得前仰后合,差一点掉下车子来。二婶半埋怨半心疼地数落她,“我说你呀,怪不得都喊你杨贵妃呢,看来还真是个贵妃身子丫鬟命,你家二柱木匠活干得那么好那么精,两天就能挣这么个猪娃钱,你坐在树荫里喝着大茶、数个票子多好!放着福不享,热乎辣天地跑到乡集上买什么猪啊!”
  二婶从车子上往下探探身,细瞅了一眼筐里的猪娃,然后直起身,凭着多年喂猪的经验说道:“看模样这猪娃是真的热坏了,到家还有七八里路哩,你得赶紧想办法弄点水给它喝喝。这么热的天,我就不陪你挨晒了,我头前先走了。”二婶说完,两脚紧蹬几下,自行车扭扭捏捏地朝前蹿了出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四川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四川文学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