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特务生涯[中篇小说]


□ 宋海年

  第七章 “点杀行动” (此节略)

  书店打烊的时候,陶老板关照我,明天一早把《仁术便览》送到二马路李老先生府上。“小心。”陶老板说,“子弹是不长眼睛的,尽量走小马路。”陶老板今天话特别多,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他翻过账台上的日历,一边上楼,一边自说自话:“明朝五月二十五日,礼拜三……”话音未落,停歇多时的枪声突然炸响,压住了他后面的废话。他停在楼梯口,对我摇头,语焉不详地说,“这天,恐怕要变喽。”

  我不动声色地盯着陶老板滑动的喉结,右手微微探出,手指不由自主动一下。但这时,陶老板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楼梯拐角处。只有哑巴阿骨头充耳不闻,专心致志地挨着号码上门板。

  黑夜里,我坐在床头。枪声透过老虎窗,像乌鸦一样在头顶聒噪。我难以入睡,就从枕头下摸出四只核桃,左右开弓,分别放在掌心转动。核桃越转越快,发出的摩擦声也越来越重。我不担心阿骨头,因为阿骨头是哑巴,况且已经入睡。我只担心阿骨头的眼睛,阿骨头哪怕睡梦里,也会睁开一道眼缝,看上去像在窥视梦外的世界。我心情沮丧,就想去魏丽娜那里过夜。挨到半夜,哑巴阿骨头终于发出磨牙声,仿佛嘴巴里塞了一把炒黄豆。我悄悄起身,夹了包裹好的《仁术便览》迈出阁楼。下楼梯时.从陶老板的房间里传来了拉锯似的鼾声。我摸黑穿过店堂,轻轻掩上店门。

  天色呈暗红色,夜雾迷蒙,湿气很重,好像要下雨。我身形一变,像猫一样潜行在夜色中。

  魏丽娜对我的突然来访喜出望外,刚刚卸了妆的脸上露出不加掩饰的媚笑。“吆,白先生,侬来啦,请坐一歇。”魏丽娜身子扭动,为了掩饰脸上的雀斑,重新坐在梳妆台前化起了晚妆。

  我在这里是“白先生”,在三山书店是“罗幂”,在跑街先生“长脚”面前是“龙记者”。当然这都不是我的真实身份。我的真实身份只有蔡站长知道。他上个月撤退到了台湾。我靠在床头,天花板垂下的玻璃罩灯轻轻晃动,晃得我心头很乱。魏丽娜扭身向我走来,微微张开的两片嘴唇又红又肿。

  我有些勉强地扳过魏丽娜,还没怎么动,枪声又响了。这次我听得真切,枪声分别来自不同的枪支。我身体僵硬,索然无味地推开了魏丽娜。

  天蒙蒙亮的时候,我离开了魏丽娜的寓所。

  在靠近大戏院的一个茶馆,跑街先生“长脚”给我带来了最新消息。半夜里,共军一支前哨部队沿愚园路、南京路向市中心突击,从静安寺直抵国际饭店,并迅速占领了底层。国军一个团撤至楼上,用火力封锁了楼梯。居住在18层楼的刘司令闻悉电梯停在楼底,且厢门洞开,吓出一身冷汗。所幸的是共军不会操作电梯,只是在楼下喊话。随后,共军的一个团参谋长把电话打到刘司令房间,策反他背叛党国。

  刘司令软蛋了。国际饭店的枪声停歇后,几扇窗口伸出了白旗。

  清晨,我去李老先生府上送书。及至二马路,远远看见永安公司楼顶绮云阁插上了一面绣有五角星的赤色旗。而在马路两侧,横七竖八地躺着露宿的共军。小雨在风中断断续续,路面很潮湿。士兵们看上去疲惫不堪,抱着枪,和衣睡在一片片麻袋上。有个穿长衫的男人打开沿街的门,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华文摘》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华文摘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