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尴尬风流


□ 张 霞


《尴尬风流》是王蒙用五年心血写成的探索中国人之“心”的一部大书。作者笔下的“老王”,思索了大量玄学,均系“天问”。问而无解,所以“尴尬”;既然无解,索性放下,于是“风流”。
本文选摘了“符号”、“批评”、“谢客”、“捞月”、“年华”、“写诗”、“健身”、“合作”、“美丽”等小段,都是“老王”的生活故事,这些故事打破了有头有尾的长篇小说形式,线形外壳碎裂,变成无数片断,变成大珠小珠落玉盘。这种运思独出的所在,并非是模仿生活的无序流动,真正的目的是借此表达“老王”之“心”。作者更深的用意是光复百多年来随着西学东渐,已经遭到断裂的中国传统的小说精神以及中国人对自我和世界的传统想象方式,重在表明中国人之“心”,并未死灭。对此书感兴趣的读者可以通过阅读原书进一步体会。

符号

老王的妻子说要做香酥鸡,她查了许多烹调书籍,做了许多准备,搞得天翻地覆,最后,做出了所谓香酥鸡。
老王吃了一口,几乎吐了出来,腥臭苦辣恶心,诸恶俱全。
老王不好意思说不好,他知道他的妻子的性格,愈是这个时候愈是不可以讲任何批评的意见。但他又实在是觉得难以忍受,他含泪大叫道:
“我的上帝!真是太好吃了呀!”
(他实际上想说的是:“真是太恶劣了呀!”)
“香甜脆美,举世无双!”
(实为:“五毒七邪,猪狗不食!”)
“啊啊,你是烹调的大师,你是食文化的代表,你是心灵手巧的巨匠……”
(实为:“你是天字第一号的笨嫂,你是白痴,你是不可救药的傻瓜!”)
……老王发泄得很痛快,王妻也听得很受用。老王想,轻轻地把符号颠倒一下,世间的多少争执都可以消除了啊。

批评

老王和几个朋友一起去天醉楼吃饭。吃冷盘的时候朋友们对天醉楼的烹调赞不绝口。喝汤的时候对这个馆子印象也还不错。吃第一道热菜的时候他们说天醉楼的烹调也还凑合。吃到后来,他们发现,天醉楼的饭菜很差,人们便改歌颂为嘲骂。这个说,天醉楼的鱼像一只死老鼠;那个说天醉楼的汤像是洗脚水;这个说天醉楼的米饭里掺了沙子;那个说吃天醉楼的饭保证致癌。另一个说天醉楼必须取缔。
大家把天醉楼骂了个体无完肤,也把饭菜吃了个盆干碗净。

谢客

老王常常在家里接待一些不速之客,要求与他见面谈话的,自称与他是同乡、同学、同年落难、同期发表学术著作的,提出要他“赐墨宝”或在首日封上题签的……还有来了以后先让老王猜,“你猜我是谁”的,当然,老王猜不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广角》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广角 Tags:风流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