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夫少妻


□ 石钟山





靠山屯的大户马老六要办一次隆重的喜事了。五十有六的马老六要娶第三房姨太太,马老六娶的不是别人,是今年刚满十八岁的夏草。
常贵得到这一消息时,狗咬了脚似的,一蹦一跳地往家跑。爹正坐在院子里磨刀,秋天了,正是收割的时候,爹就有磨不完的刀。刀是镰刀,被爹磨得锋快无比的样子。爹磨刀的样子很专心,磨刀石上淌出了汤汤水水的污水。常贵定在爹的面前,气喘着说:马老六要娶夏草。
常贵这么说时,爹并没有听清,他抬起头来,迷迷瞪瞪地望着常贵。常贵就又重复了一遍,这次爹听清了,嗷叫一声,从坐着的石头上蹦了起来。爹扔下镰刀,颤颤抖抖地问:常贵,你说啥?
常贵无力地坐在一块石头上,抱着头,低声道:夏草要结婚了。爹一副茫然无比的样子。他扎煞着手,样子似乎要飞起来,但终究没有飞起来,就那么站着。秋阳明晃晃地照着,靠山屯笼罩在一片沉寂中。爹在沉寂中吼了句:老天爷呀,这是不让人活了。爹吼完蹲下,也抱了头,任明晃晃的秋阳晒着。
爹和常贵的生活就乱了。
夏草是一家给常贵换来的媳妇,常贵的姐五年前就嫁给夏草的哥了。夏草的哥那年都三十岁了,三十岁的男人还娶不上媳妇都快成了老光棍了。有一天夏草的爹娘就来了,五年前也是个秋天,秋天的阳光总是很好,阳光灿烂的样子。那时常贵的娘还活着,爹和娘就陪着来人说话。夏草娘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夏树,夏树都三十岁了,还没说上个媳妇。一说起这个,夏草娘就很伤心,鼻涕一把泪一把的,爹和娘就安慰。后来夏草娘就止住了哭,瞅着常贵姐,姐那时正在院子里洗衣服,夏草娘话锋一转说:要不这么的吧,你家的常虫嫁给夏树,赶明个我家的夏草嫁给你家的常贵。
那一年常贵快满十五岁了,夏草也满十三岁了。夏草娘这么一说,爹和娘都不说话了,看了一眼洗衣服的常虫,又看了一眼正在磨刀的常贵。后来娘又看了一眼爹,爹也看了一眼娘。然后娘说:要不这样吧,我和孩子他爸心思心思,过两天给你们回话。
夏草娘和爹躺在土炕上,开始心思闺女儿子的大事了。
娘说:常虫也不小了,都十八了,也该嫁人了。
爹说:可不是咋的。
娘说:常贵也十五了,眼前也该结婚了。
爹说:唉,就是。
闺女嫁人愁,儿子娶媳妇也愁。这是人生大事。娘把孩子生下来,这是遇到的第一次大事,嫁人娶媳妇就是第二次大事了。
娘说:老夏家也是本分人家,夏树除了年岁大点,别的也没啥。
爹说:夏树那孩子,一年到头也说不了几句话,人老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传奇·传记文学选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