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曹先生的葫芦情缘


□ 田 韬

  昔日有身份的北京人按照自己的生存圈子一天大致要往四个去处,茶馆子、饭馆子、澡堂子、戏园子。一早进了茶馆,不论是串货、平事、沟通圈里的消息,还是就为了会友聊天,人们作揖问安落座后,伙计端上香片盖碗,大铜壶顺出一股热气,冲出茉莉花香气四漫,亦乎正值隆冬,外面飘着雪花,房内大火炉子蹿着红火苗子,这位爷从怀里掏出一个栗红油亮的葫芦,牙口、瓢盖,七个气孔也是象牙的,打开盖,慢慢扯动铜胆,一只湛青碧绿的大蝈蝈迎着新鲜空气大模大样地爬出,接着展翅蝈蝈的一叫,声音顸沉悦耳,在座的哪个不称奇!
  
  
  曹先生玩葫芦,也种葫芦、做葫芦、买卖葫芦。在北京玩葫芦的这个圈子里,可说是全才了。
  我认识曹先生并通过曹先生认识葫芦纯属闲白。那天我一只葫芦丝的葫芦磕坏了,到了十里河的华声天桥市场准备找人修理一下。走进了一个挂满了葫芦的店铺里,见一位四十来岁的老板正在做蓄虫的葫芦。说明来意,那位先生便放下手里的活说,那是乐器,没摸过。我说,没什么复杂的。老板说,对不住您呐,各行有各行的讲究,没拾掇过的东西不能瞎应您。我见这位老板如此认真,也就不好坚持,顺便在他的铺子里扫了一眼,见几个货柜里摆放着大大小小精致的葫芦,就想起了传说中的三河刘的瓷皮葫芦,顺便问到,听说三河刘的葫芦不错,没见过三河刘的葫芦究竟好在什么地方。
  原本希望这位老板能把三河刘的葫芦详细地介绍一番,没想到这位老板反问道,你听哪位老师说的,他见过三河刘的玩意儿吗?我说,书上、电视剧里不都这么说吗?他说,也就当传说听听罢了,真正的三河刘的葫芦没款,样子也是极为普通,除了家传,谁敢肯定哪个葫芦就是三河刘的,年代久远了不是。我问,三河刘的葫芦不会只是个传说吧?我递上一支烟,老板摆摆手,坚持抽自己的那个牌子的,点上,吹出一口烟雾,眯起了眼似乎在脑海中尽量打捞与之贴边的记忆,他说,记得在东小市有位叫广货高的掌柜的好玩葫芦,他去世以后传给儿子一把葫芦说是三河刘的,我见过那把葫芦,色泽皮壳大致靠谱。我好像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对一些缺少实物参照,特征不是非常明显,难以分辨的玩意儿,应持一种谨慎的态度。认真咂摸他的话,顿感言之凿凿,在全民收藏大脑冲涨的现如今,常能备着这么一剂良药,绝不是什么坏事。
  
  话题也就这么拉开,知道了他姓曹,打小喜欢葫芦,上中学的时候认识了一位牛角行的桑师傅,老街坊对小孩子不藏艺,爬上他的手工旋床卡活、旋活、做葫芦口、馒头顶、刻花、抛光任小曹瞪眼看,也许那个时候他不确信这个十多岁的毛头小子会跟他争这碗饭,加之电动机床的流行,即使漏了些技艺其工艺手法也全然不是一回事了。这不能说是桑师傅的失算,因为,我们必定在曹先生的作品里还能领略到一些老艺人的工艺传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化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化月刊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