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婳玦


  

  文 远在 绘 盆我的栀子花

  陆蓉 推荐

  初识他时的羞怯欣喜,与君万里奔袭的痴心与共,被心爱人背叛……上一世,是他负了她,他是掌管世人情绪自己却不识七情六欲的仙君,最终将她寻回,为就她几近散功守她百年,最终为让她恢复爱恨而形之消弭,这一世,又会发生些什么?

  壹

  今儿个是上元天官节,按着晚宴上的惯例,又要差各洲主位择选仙官献个节目。

  搁到司吾洲,这个重责毫无意外地又着落到我的头上。楚灼是司吾洲主位燃君,偌大的司吾洲就我们两个神仙,他不去,就只能我去。

  这几十年都是我献舞。一想到穿得火树银花抹着红脸蛋傻乎平地在台子上对着一众上仙绕圈圈我就头痛。

  我直着嗓子在楚灼面前蹦起来:“我不去!为什么是我!我不去!我不高兴!”

  楚灼一身金色袍裾耀人眼睛,整个人云淡风轻地倚在美人靠上,只轻轻挑了挑眉毛,我方察觉到说错了话,就觉得心底油然而生一股喜悦到极致的心情,想要歌唱想要跳舞想要大叫。

  楚灼岿然不动:“现在你高兴了。”

  一时气急我居然忘了,楚灼这个吃白饭的神仙最大的技能就是能轻易改变人的喜怒哀乐。我本应该是欲哭无泪的,然而却因心头说不出来的松快和自己残余的愤怒形成了一个扭曲的表情。

  我最终还是从了楚灼这个兔崽子,他扬言我若是不去应付晚宴,就让我一直这么高兴下去。而我的本体是思吾洲上的凤舞革,一高兴就想跳舞,别的事儿都甭想干了。

  上元节的晚宴果真热闹,我穿着一身金织软纱的团裙踩在素水莲台上舞动。下面坐着的都是有位有份的神仙,楚灼坐在东君的侧首,脸上是惯常的面无表情。只一双眼睛被旁边的火焰勾得发亮,几乎能让我看出他瞳孔里自己飞旋的身影。

  忽然想起当年的旧事,我也曾经在满堂华彩中为楚灼跳过一支舞。当时楚灼的眼睛就被烛火勾得这般亮,亮到让我误以为他爱上了我。

  想起往事总应该惆怅一下,尽管被楚灼控制我忧伤不起来,还是应景地叹了口气。楚灼却突然站起身来,应着古曲和我的舞步和起歌来……

  按照人间的说法,我和楚灼有过一段孽缘。

  楚灼虽然是掌管人世间七情六欲的神君,但他自己却感觉不到喜怒哀乐。多年前他曾下凡历劫成为楚国皇子,虽为凡人之身他丧失了操控别人情绪的能力,却仍不知世人的所喜所痛,也因而到死都不会懂得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倒霉的是,我撞上了这样的人。

  当年楚国势弱,楚灼未及弱冠就被送往渊国为质。我作为渊王宫的舞姬在接待质子的晚宴上为他献舞,他全程望着跳舞的我,还为我的舞和了一首《陈风》。渊王那日心情好,加上要在质子面前展示大国的气度,便挥袖把我赏给了楚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故事家·微型经典故事》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