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余 音


□ 李国英

  标 签: 西部 秦腔 父亲

  分 类:散文

  作 者: 李国英

  责任编辑: 王小朋

  李国英,笔名山花烂漫

  20世纪六十代末出生于陇中高原

  现居洛阳

  行走在媒体

  混迹于文坛

  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河南诗词学会会员

  洛阳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

  “二呀么二郎山,哪怕你高万丈。

  古树那荒草遍山野,巨石满山岗。

  羊肠小道那难行走,

  康藏交通被它挡那个被它挡……”

  这是11年前,父亲来洛阳时翻唱的《二郎山》歌曲磁带,彼时,我一家三口还寓居在文宣巷逼仄的小房子内,父亲亮开嗓子的时候,我用录音机为他录了下来。音响里流动出来的声音苍凉、悠远、黄土味十足,恍如在空旷辽阔的高原响起,悠悠地荡向远处,撞到沟壑,脆脆地弹回来,穿越几重关山,几多岁月,落入我的耳朵,余音回旋,袅袅不绝。当时给父亲伴舞的,是年仅三岁半的儿子。光屁股的他只穿了件红肚兜,在爷爷面前鼓掌跳跃,豁着牙的老父亲的脸乐呵成了一朵黄土高坡上的野菊花……那年,父亲75岁。

  陇中上岁数的人大多酷爱秦腔,父亲也不例外。沉默寡言的父亲感情世界却异常丰富,每天凌晨鸡叫二遍的时候,父亲就早早起来架炉火熬罐罐茶喝,旁边总是放着一台破收音机,父亲不停地调频收听秦腔。听到精彩处,他就眯了双眼跟着收音机一起哼唱,手里捏的小碗茶竟然忘记了喝。鸡叫三遍的时候,他才肩扛犁铧手拿收音机吆喝着牲口下地去。

  父亲爱秦腔甚至到了痴迷的程度。1975年夏季,农村还处于农业合作社时期,遭受了生产队长的无辜批斗,父亲憋了一肚子火。赶着一头老叫驴和一头老公牛耕地的他越想越气,丢掉手里的活儿,趁着雷雨天赤脚趟过几条山洪暴发的沟渠,跑到二十里开外的五十里铺看秦腔戏去了。等到社员们找到被洪水围困的牲畜时,只发现了一双布鞋和一把牛鞭,却找不见父亲。社员们倾巢出动打着火把连夜在山山洼洼沟沟坎坎遍寻不见,第二天凌晨,母亲哭声撼天地带着几个懂事的哥哥在村口为父亲烧了旋门纸钱。第三天日头冒花的时候,父亲却精神十足的出现在了家门口,那一年是父亲的本命年,48岁。

  父亲不只爱听秦腔,还爱唱秦腔。“跪在轿前高声喊,包相爷听民妇诉屈冤……”这是秦腔戏《三对面》中秦香莲的唱段,在家乡的春节社火舞台上,这个角色曾经非父亲莫属。一米八的个头,女性的扮相,幽怨高亢的嗓音,当这样的声音从父亲身体里窜出来的时候,我就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屏住呼吸欣赏。

  父亲还有个特长,就是现场发挥出口成章。只偷听过几天私塾、进过扫盲班,识字并不多的父亲,之所以能出口成章,除了天分之外,主要是喜欢秦腔戏曲的缘故。刚改革开放包产到户的时候,家乡的人吃饱了肚皮,为了追求精神上的享受,便在每年春节闹社火。正月初六的傍晚,刚饕餮完手抓大骨头肉的大姑娘小媳妇们,油花花的嫩手尚未擦净,就已擎着用各自的巧手制作的,贴有有花鸟走兽图案的花灯笼,早早来到了庙院。灯笼里面是有灯王的,家乡人称之为“灯伞”,由社里德高望重并能出口成章者执掌。这样重要的差事,一般人是靠边站的,我的父亲在此前已经垄断了一二十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牡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牡丹文学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