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座古村的千年幽梦


□ 凌鹰

  

  一

  那个叫龙自修的人从湖南永州之野的零陵郡来到同属永州所辖的新田县一个叫大观岭的山野,居然只是为了给一个叫龙伯高的本姓始祖守墓。谁也不知道他当时居住在龙伯高墓地附近一间什么样的茅房或者简易的瓦屋里,我们只知道,他对龙伯高这种惊世骇俗的守护,竟然守出了一个庞大的龙氏家族。这在中国的家族文化史上,都不能不说是一个传奇。

  龙自修和他的儿子龙秀,固然不可能知道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龙家大院,都来自他们的发源。他们父子俩当时的初衷,只是看好新田大观岭那片被寂寞笼罩的青山古木。他们觉得,那片寂寥中的纯净更适合与本姓始祖对话,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先祖更需要这样一片无边的清静。可是,当龙自修和龙秀最终也相继成为龙氏后裔的祖先之后,那片被他们守护了漫长时日的寂寞荒野,却一下子就逐渐少了许多的安宁,而多了几许人烟。于是,一个庞大的家族就那样像大观岭上的古树一样,从那片守护先祖的幽谧边缘一点点地生长起来,然后又一点点地变老,老成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副面容。

  龙秀已然走远,远得我们再也无法寻觅到他的背影。但是,由他修建的“龙秀村”却依然隐藏在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座龙家大院的脉搏和心跳中。所以,后来的龙吟应该是直接或间接地感受过龙秀曾经住过的那座老屋的体温的。也正是源于祖先为人之道的古训,龙吟在承传祖先脉息的漫长历程中,才那么近乎固执地把龙家的遗训也传给了他的子孙后裔。

  其实,这是一种有悖于正统的古训。因为,即便在明清时期,甚至民国初期,中国人依然崇尚的是“读书做官论”的价值遗训。而龙吟却坚定不移地把祖先的训导紧紧地攥在手里,然后像布道一样,对他的后裔们延续倡导祖传的“不做官不经商”的儒家教义,携带着他的子孙后代们一直幽居在龙家大院,过着“居同靖节先生宅,家衍零陵太守风”的田园牧歌的日子。

  当然,远离官场和商场,崇尚“重谱牒,敬祖宗,敦孝友,亲师友,肃闺门,睦乡邻,急输将,戒游惰”的道德家训,只是以龙吟为代表的龙氏家属的一种处世遗风,而并非只满足温饱的闭关自守。相反,龙家大院文化气场的深重与厚度,却是中国众多古村落中为数不多的。

  二

  所有的文化形态,都是有其或长或短的源头的。

  因此,我们也很有必要对龙家大院作粗略的源头梳理。

  顾名思义,龙家大院的得名无疑是源于这里的人都姓龙,都是龙氏后裔。其实,它最早只是一个很具象的村名,叫黑咀岭村。叫龙家大院是后来根据这里的村民都姓龙而命名的,是一个明显带有现代元素的古村落文化符号。但其中有一点是值得我们去追问的,那就是,如果龙秀不是从宋神宗元丰年间就跟随父亲龙自修来到新田的大观岭为龙氏始祖、东汉零陵郡太守龙伯高守墓,不是龙秀用平时积攒的那点微薄的银两为自己修建了一个小小的“龙秀村”,又是否还会有我们现在百般敬重的龙吟的存在呢?又是否还有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座龙家大院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椰城》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椰城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