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词人李煜的赤子之心


文/ 押沙龙

五代是个暴戾的时代,而李煜在南唐并无残暴之令、恣睢之行、杀戮之政。连一副道学面目的《新五代史》也承认“煜为人仁孝”。

在黄河和洛阳城之间,有一座并不是很起眼的山,叫北邙山。它只有三百多米高,完全谈不上雄伟,离远看更像一片大土堆。但这片大土堆却是历史上最显赫的一块坟地。今年夏天洛阳市文物管理局发了一条官方微博,说在洛阳孟津县发现了一座墓,很可能是南唐后主李煜的。虽然后来管理局又收回了这条微博,说是“操作失误”,但是它已经引起了广泛关注。不管这个消息是真是假,根据史料记载,后主李煜死后确实是被葬在北邙。而且他还不是葬在北邙山的唯一的亡国后主。他的同伴至少有三位:蜀汉后主刘禅、南陈后主陈叔宝、后蜀后主孟昶。

金陵檀郎

说到李煜,倒让我想起了一个人——贾宝玉。李煜和贾宝玉确实有些地方很相像。贾宝玉天天在大观园里谈恋爱、赏花、办诗社。林黛玉担心说荣国府经济上压力太大,以后恐怕后手不接,怡红公子认为不打紧,“凭他怎么后手不接,也短不了咱们两个人的。”李煜也把日子过得像在大观园,醉后自称“浅斟低唱偎红倚翠大师、鸳鸯寺主,传持风流教法。”南唐财政紧张到了发行铁钱的地步,但再怎么紧张也短不了李煜和小周后两个人的,他们还是“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十几年执政生涯中,李煜能被后人铭记的政治成就是:奖励造纸,南唐研发出澄心堂纸;奖励造墨,南唐开发出李廷墨;奖励造砚,南唐制成龙尾枣心砚。

就像贾宝玉一样,李煜性格也是温善的底子。五代是个暴戾的时代,而李煜在南唐并无残暴之令、恣睢之行、杀戮之政。连一副道学面目的《新五代史》也承认“煜为人仁孝”。后人指责来指责去,也主要围绕“奢靡”二字。李煜确实不节俭,但有些所谓奢靡,也是被夸大臆想出来的。宋朝王铚的《默记》里说,李煜的一个宠姬后来嫁了一个将军。她看见灯就闭眼,说有烟气。换上蜡烛,她说烟气更盛。将军问:那宫里难道就不点灯?这位宠姬摆出回到老家向乡亲们描述大观园的刘姥姥嘴脸,耸人听闻地说:“在宫里我的房间悬挂着大宝珠,把屋子照得像大晌午一样,哪里还用点灯?” 农妇想象皇后骄奢淫逸,午睡醒了狂吃柿饼子,也就是王铚这个路数。

高雅的人往往碰到不高雅的事儿。贾宝玉碰到了抄家,李煜碰上了亡国。如果换了一个时代,李煜其实多半也能帝王一生,胡乱敷衍过去,但他不幸摊上了赵匡胤。李煜写的词是“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人家赵匡胤写的诗是:“未离海底千山黑,才到中天万国明。”这简直是红楼梦和三国演义的混搭。到头来结局当然应该是赵匡胤来金陵捉檀郎和他的“娇无那”,而不是檀郎去开封捉赵匡胤。

李煜是超一流的词人。千百年来,能和李煜一较长短的词作者,也不过三两人而已。王国维对李煜推崇备至。他说“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正是亡国的经历造就了词人李煜。没有这段生涯,李煜当然还是一个优秀的词人,在深宫里填着他的“笑向檀郎唾”,但他绝不会成为里程碑式的词界大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东西南北》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东西南北 Tags:李煜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