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奢望当妈妈的女匪


□ 尹全生

  这是一段被湘西莽莽苍苍的群山掩埋了的往事。
  财主家的公子钟天槐是个性虐待狂,先后娶的四个老婆都被他折腾死了。第四个老婆死后,他看上了另一个财主的千金、色绝一方的田玉莲,聘礼送到了田家。田家对钟天槐的兽行曾有耳闻,但当时湘西土匪横行,钟家与不少山大王往来甚密,田家不敢不从。
  当花轿抬到钟家大门口时,一股从天而降的土匪把田玉莲抢走了!
  抢走田玉莲的匪首叫覃国卿。他奸淫烧杀,做恶多端,人虽生得矮小丑陋,却精力过人,有行走如飞、枪打飞鸟的功夫。覃国卿手下几百号人枪,钟家奈何他不得,只好作罢。
  回到寨上,覃国卿即欲行歹事,田玉莲拿剪刀对着自己胸口道:“你是想娶我还是想玩我?”覃国卿先是一怔,而后夺剪刀扎在自己胳膊上:“明媒正娶!”三天以后,十七岁的田玉莲就成了覃国卿的压寨夫人。在她心里,覃国卿身上那种野性的男人血气弥补了他的一切缺陷和劣迹。对于覃国卿的继续为匪她丝毫不加规劝,认为女人的本分只是侍候男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石头抱着走的家教,早溶化在她的血液中了。
  1951年覃国卿匪帮被围剿殆尽,他自知死罪难免,决定只身潜逃,继续为匪。临行甩一把浊泪叮嘱田玉莲:“咱们的缘分该结了,你看上谁就跟谁过日子吧!”田玉莲跪下抱住他的腿:“我是你的人,你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曾是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田玉莲,随覃国卿逃进了人迹罕至、野兽出没的深山密林,开始了长达十五年连野人都不如的生活。
  吃的是树叶草根,睡的是山洞草丛,每时每刻都准备对付狼群、豹子、毒蛇的袭击。夏天风雨雷电、蚊叮虫咬,身上全是毒蚊叮的紫块;冬天天寒地冻、无衣无被,夜里两人只能抱在一起以免被冻死。更为严酷的是:剿匪部队和民兵从没放弃对覃国卿的追捕,四处贴有告示——击毙、活捉覃国卿均可得到高额奖赏。为躲避追捕,白天他们必须不停地在山谷间奔走,拼杀是经常的;夜里必须有一个人醒着,而且睡一会儿就得换地方……这些磨难理应由覃国卿一人承受,而田玉莲心甘情愿地替他分担了。她替他扛枪背子弹,替他找吃的、打草鞋,为他包扎兽齿或枪弹留下的伤口,协助他同迎面扑来的猛兽死拼……她从不抱怨什么,但心里总涌动着一个奢望:当一次母亲。
  覃国卿允许她怀孩子、生孩子,却不允许她养孩子。逃进深山的第一年她就怀孕了,挺着大肚子在方圆五百多里、不见天日的险山恶水间摸爬滚打,在枪弹和兽爪间拼斗,好不容易十月怀胎,分娩在寒风凛冽的石缝里,当婴儿放出第一声啼哭,就被覃国卿掐死:“要活命,就不能要孩子!”田玉莲哭得昏死过去,活过来她把咽了气的孩子搂在怀里,说:“孩子,不能怪你爹心恨……”
  第二、第三、第四胎都是这样。
  到1965年,田玉莲要生第五胎了。她跪着求覃国卿:“你已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咱们养个孩子吧!让孩子活到会喊一生妈你再掐死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刊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