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谢娜:有时候人需要一点异想天开


□ 谢 娜

  [1]
  
  有时候人是需要一点异想天开的,你不做梦就不能体会醒来后分析噩梦和美梦的滋味。
  那个时候,我只有十几岁,在四川中江读中学。也不知道是我自己的原因,还是因为那个年龄小孩的通病,反正就是特别叛逆,老是不能安安静静地在家看书,总想着滑冰啊,出去玩,打球啊之类的。爸妈说东我就偏往西。那时对于跟家里对着干这件事我心里还特得意,总之做了很多让他们很头疼的事。
  有一天,在成都上学的表姐周末回家,带着我去街上转了一会儿,讲了一些她在成都的好玩事。我当时特别羡慕,我就想,像表姐一样多好,在成都上学,还可以自己打工赚钱,自由自在多好。
  刚好快放假了,然后又是一个什么节日,我就说我要去成都看表姐,并在去之前,表现良好了很长一段时间,每天按时上学放学,回家就做作业、看书。父母觉得到成都去也挺好的,孩子长大了,总是要出去见点世面的,也就没再反对。爸爸还亲自送我上了长途汽车,叮嘱我路上小心。
  我暗自窃喜,尽管解放的代价很大,可是很值得,做几天的“井底蛙”,就可以换来翱翔蓝天的机会,划算,太划算了。
  [此处唱起来:“你已经自由了,我也已经自由了。”]
  
  [2]
  
  到了成都以后,我很快就和表姐的同学打成一片,丝毫没有刚认识的羞怯。有件事到现在都记得,表姐有个同学跟她说:你表妹其实挺好看的,就是嘴巴一圈都在脱皮。表姐一看说哪里哪里,她是早上喝了粥没擦嘴巴。
  还有个同学说,你表妹土是土,其实还挺乖(四川话“漂亮”的意思)的嘛,这么活泼可爱,还不如去考四川师范大学电影电视学院呢,指不定哪天就火了。
  我也不懂,就在一旁傻笑。
  表姐就问我,娜娜,你愿不愿去考啊?
  当时,我也没想过说考上了或者考不上对自己的将来有什么,就是觉得如果考上了我就可以留在成都了,不用被父母死死地管住。做什么事情都可以自己做主,就说,好啊,好啊。
  然后,我们就开始商议,准备收拾收拾就出发。
  表姐在成都待了两年,不管是穿的还是气质看上去都比较洋气一些,基本没什么可收拾的,而且表姐说,又不是她去考,她就简单梳洗整理下,以免别人觉得她不够正式。至于我,一定要打扮打扮,表姐就从她的衣柜里挑了一件看上去还比较鲜亮的衣服,搭配上我的白网鞋(那个时候还没有球鞋),比较干净大方。
  她寝室的同学还给我化妆,说,娜娜啊,去见艺术学校的校长,一定要化妆的。哎呀,我今天给你化妆,你以后成大明星了,我可荣耀了。
  表姐就在一旁损我们,说我们两个大白天说梦话。
  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才算把我拾掇好,我和表姐就豪气冲天地准备出发了。
  表姐的同学忙拉住我们说,你们两个基础这么差,应该找个人送点礼,这样可能好办事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学生博览·综合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