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席慕容:我也是高原的孩子


□ 杨 莉

  我掉进了对原乡的追寻
  
  20世纪80年代是诗歌的黄金年代,很多人都记住了“席慕容”这个名字。她的诗写爱情、人生、乡愁,饱含着对生命的挚爱真情,影响了一代人的成长历程。喜欢她的读者说,诗集《七里香》《无怨的青春》《时光九篇》记录下了每个人难忘的青春回忆,那些流泪记下的微笑,含笑记下的悲伤至今深深地打动着我们。而席慕容却笑着说“诗不可能是别人,只可能是自己”。
  2009年5月23日,席慕容在西单图书大厦举行新书签售。这一次,她给大陆读者带来两本新书《追寻梦土》和《蒙文课》。在签售会前,本刊记者与其他媒体的记者对席慕容进行了集体采访。
  记者:席老师,您最早的时候为什么写诗?
  席慕容:《七里香》是我年轻时候写的。对于我来说,很多诗是我在生命中受到感动写出来的。几十年前从童年就开始漂泊的转学生,那个“年少的我”自己从我的心里走出来,年少的心中所承受过的所有忧愁、焦虑和无奈都呈现出来,爱上一个人或者渴望去爱上一个人这些生命里美好的感觉想要表达出来。
  记者:这几年很少读到您的新诗了。
  席慕容:我还是写我的诗。很多读者熟悉我的前3本诗集,后面的5本是《边缘光影》《迷途诗册》《我折叠着我的爱》,台湾读者比较熟悉。《边缘光影》跟《时光九篇》之间差了十几年,这十几年我在干嘛呢?我掉进了对于原乡的追寻。我可能还写第七本,所以不急。
  记者:这么多年过去了,诗的风格有变化吗?
  席慕容:我从前写情诗,现在有评论者说我在写蒙古,可是那个还是我。我写情诗的时候,也写蒙古,现在写蒙古的时候,也有写感情的诗。我现在对蒙古产生热情,我的情诗在写蒙古,但是我还爱人啊,而且有时候看到有些感觉,我也会觉得生命里面那个情感本身偶尔把它忘记,但是它没离开你。蒙古族的乌日娜我爱她爱得要命,她来台湾表演,加场清唱一首长调,在场的艺文界的朋友都在某个时间进去,又跑出来,问席幕容怎么不学,这么好听。因为这首长调,我写了一首诗叫做《我折叠着我的爱》,这也是第六部诗集的题目。“我折叠着我的爱/我的爱也折叠着我/我的折叠着的爱/像草原上的长河那样宛转曲折/遂将我层层地折叠起来……”我把我的情诗给了内蒙古原乡。
  
  20年蜕变,20年乡愁
  
  席慕容的蒙文名字叫穆伦·席连勃,意为浩荡大江河。她学会写自己的蒙文名字的时候,已经六十多岁。一直在血脉里呼唤她的乡愁,终于让46岁的她在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流上寻回了一个完整的自己。她说:“《追寻梦土》是我对乡愁的满足,《蒙文课》是我还没有完成的课业”,她还说:“作者席慕容只是一个代名词。”
  记者:您曾经在《旁听生》这首诗里说:“在故乡这座课堂里/我没有学籍也没有课本/只能是个迟来的旁听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全国新书目》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全国新书目 Tags:席慕容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