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Wi-Fi是个什么东西(短篇)


□ 杨秀玲

  杨秀玲

  接访的是小刘。是老胡先从窗户上看到罗新两口子向信访接待室走来。五十岁后,信访科长老胡近视加老花的视力聚焦点越发刁钻,看远处不行,根本看不清男女,看近处更不行,能看清楚男女却看不清五官,整个人毛毛糊糊得让人眼晕!应该是20米的距离吧,信访接待室窗户离大门口拐角那么远,世界在这个距离范围内变得清晰明亮起来,像刚从水里洗过一样。老胡眼神清亮,看到罗新两口子出现在大门口拐角处。

  老胡说:“那两个勺子又来了。”

  勺子是新疆本地人的土话,绝对意义上的贬义词,是笨蛋、傻瓜、窝囊废、二百五、认死理等等概念的统称,总的说来就是脑子不对劲。小刘正没精打采地浏览网页,穷极无聊的八卦新闻铺天盖地,尽是些明星穿什么吃什么玩什么,最吸引人的也不过是谁和谁又胡搞在一起了,谁谁开始大张旗鼓闹离婚了,无聊得不过瘾还拿出明星的孩子、配偶或者七大姑八大姨鸡毛蒜皮的烂破事儿极尽渲染一番。小刘只喜欢看又有哪些官员贪腐被抓的新闻,那些原本被他踮着脚跟伸长脖颈仰视都不见其项背的职务上,一个个保养滋润的家伙灰头土脸地被抓走,会让他感到莫名的振奋,好像那些跟他毫不相干的官员之所以被抓,就是为了填补他内心周而复始的间歇性空虚。但今天所有的网页似乎都很轻浮,一副不务正业燕舞莺歌的腔调,除了明星就是娱乐,一点儿要抓谁的迹象都没有。听到老胡的话,小刘迅速在脑子里把所有他接访过的勺子滤了一遍,有些心不在焉地问:“哪两个勺子?”老胡说:“就罗新那个智障,你忘了?有一次为邻居孩子打他家孩子,两口子来这里上访哭闹个没完没了的那个。”小刘没有恍然大悟的样子,而是无可奈何地叹口气:“何止为孩子打架来过,邻里之间口角,家里电视信号不好,什么事情都来上访,来了也说不清楚要诉求什么,不是哭就是闹。要不因为他是勺子,谁理他。”

  说着,罗新两口子进来了。本来他们是不想来这里的,他们的儿子罗小新在电话里说了,不让他们去信访办丢人。原先,罗新是信访办的常客。上访的主意都是老婆出的。老婆说:“你是石油子弟,又是油田病退职工,有什么困难不找组织找谁?去油田上访!”罗新听老婆的话,这个世界上没有比老婆更聪明的人。老婆不会轻易哭哭啼啼,她要办什么事,时常会一腿高一腿低地走在上班前人车拥挤的马路上,所有人都看见,她的身子因腿部先天残疾歪斜得似乎每一步都即将跨向深渊,这让人们从客观和主观上都深刻认识到她行走生活的艰难。到了油田上访部门后,老婆什么也不说,先把她那条明显比右腿短细许多且绵软无力的左腿在座位上摆放好,一种表面上软弱骨子里却刚硬的逼人气势便散发开来。负责接待的人不会像对待罗新一样假装打电话忙不过来或是哼哼哈哈胡乱应付,一个个温和如蜷缩在办公桌上的小猫咪,睁着一双温柔而有情义的眼睛认真听老婆诉说,然后立即协调有关部门加快办理,最后还总是说:“怎么能这样对待残疾人呢?看看人家生活得多不容易。”老婆回到家对罗新说:“看到了吧,残疾也是一种优势。我们是残疾人,我们有困难都不去上访还有谁应该去上访?”可是,罗新却没这样的感受,他的智力还不能让他辨识人们在对待身体残疾和智力残疾的同情心施舍上有什么区别。大多数人总是对他说:“你的脑子不行,给你说你也听不懂,快回家去吧!”有时还张开双臂前后忽扇着,像老鹰捉小鸡里张开翅膀的老母鸡,满不在乎地扇着翅膀把他扇出办公室。回家后,罗新委屈地对老婆说:“别人都不理我。”老婆头一仰:“我和你一起去。”老婆一斜一歪地去了,先是轻声细语地诉说自己的要求,说着说着抽抽搭搭地哭了,哭得很压抑很克制很让人心酸。老婆一哭,罗新也哇一声哭了。和老婆不一样的是,他张开大嘴用尽力气哭,他知道自己哭得没老婆好看,他不管,老婆哭了他心里很难受,他要把难受的事情使劲哭出来,哭出来心里就舒服了。果然,他看见所有人都手足无措,不敢再当老母鸡乱扇翅膀了,一个个像小鸡一样围在自己身边,仰着一张笑脸好言好语对他说一些他的确越听越不明白的话。他听不懂就继续哭,但老婆可以听懂,到最后,总是老婆先不哭了,对罗新说:“走!”罗新立刻停止大哭,跟老婆回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地火》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地火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