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上海1972


□ 田洪波

  其实1972年的秋天与往年没什么两样,几阵秋风扫过,便吹黄了绿叶,摇弯了稻穗。
  但对于16连的小上海许鸣久而言,母亲病危的电报讯息,犹如无垠的稻田,在秋风的吹拂下,波浪起伏于他19岁的心间。他扔下刨粪的锄头,面冲东南方向虔诚地跪下,凄惶地向着碧蓝的天宇喊了一声“我额亲娘啊”!
  许鸣久是16连为数不多的上海知青,长着一张娃娃脸,因此知青们都习惯喊他小上海。
  其实,这个绰号还有另一层意思,就是小上海为人比较小气。有一次探亲回家,回来时只给同寝室的战友带回八块大白兔奶糖。每月15元的工资收入,他除了一分钱掰成两分钱花外,就是隔三差五到十几里外的山民家中,采购一些黄豆、花生之类的农产品,宝贝似的寄给上海的父母。
  小上海的绰号,由此在他19岁时传了开来。
  小上海秋天回的上海,却是在初冬才像孤鸦一样回到19连的老巢。
  他瘦得几乎没了人样,不到一百斤的身体,仿佛随时会被凛冽的寒风刮倒,眼睛完全塌陷,这使他看上去有点儿像阿尔巴尼亚人。
  他的左臂上戴了块黑纱。
  他向队部领导和大家汇报说,他回上海的第二天母亲就去世了。父亲倍受打击,几乎一夜就白了头发。他于是每天小心陪着父亲,给他讲连队里的事儿,直至假期临近,才与父亲抱头痛哭地作别。
  这次回来,他没给大家带任何东西,但大伙儿没人责怪他。
  其后的日子,孤苦一人的父亲成了小上海无尽的牵挂,他们开始频繁通信。
  这时候的小上海也似乎更小气了。
  那会儿的粮食是连队定了量的,个大的每月50斤米,个小的或女同志只有不到40斤。小上海自然就在个小的行列。一天劳动下来,大家常常吃不饱肚子,就有人私下里骂娘。
  小上海却琢磨着买来大碗,每餐打两次饭。第一碗饭吃过后偷偷把碗洗净,再排队去打第二碗饭。他的把戏很少有人发现,等大家醒过神来时,连队领导已经开始注意盯住每个人的饭碗了。
  北方的冬天经常刮大烟泡。土地连着冰茬很难刨动,这无疑增加了劳动难度,结果在一天夜里,弱不禁风的小上海就被流感击倒了,一连几天高烧不止,说胡话。
  起始,有几个知青战友兴灾乐祸——省吧,这回患病看你怎么省!但连队里有经验的东北战友还是全然不顾这些,一天几趟地往大队合作医疗站跑,垫付了药钱,开回大包的中草药,一锅接一锅煮给小上海喝,再用一枚铜质小钱,滴上菜油为小上海刮背,把小上海刮得哭爹喊娘,全身红紫。然后,用被子把他严严实实捂上,弄得小上海很快大汗淋漓。
  几天功夫,小上海就可以下地干活了。那东北战友垫付的药费,也被小上海执拗地一次还清了。
  也许,1972年注定要与小上海过不去。在一个休工的晌午,小上海接到了亲属的电报:父病危速归。小上海看到电报眼泪就在脸上横飞,他几乎是跟头把式地离开的连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刊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