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娘


□ 杜怀超

读娘    
杜怀超

  俺娘,农村里最朴实无华的一位母亲,无甚特别,终日在田间和灶台上忙碌着,点燃着一家人的袅袅炊烟。娘大字不识,俗话说的睁眼瞎子,然而,在娘的字典里,却用乡间最憨实的汉字为儿子祈祷幸福的未来。
  苏北农村,特别是江淮一带,小孩子到了六周岁,家里的大人总要给孩子庆贺,当地兴孩子六岁剃毛头。什么叫毛头?就是在孩子的脑勺后留有一撮头发。就是小辫子,等到二月二龙抬头那天,由孩子的舅舅把那小辫子给剃了。也许是民间为了追求吉祥如意,在剃头之间加了个“龙”字,称之为剃龙头,有望子成龙之寓意吧。因为六岁时,也是孩子走进学堂的时候。
  记得那天,舅舅负责给我剃毛头,三声鞭炮,在亲人们的热闹声中,舅舅从剃头匠处借来推子,笨手笨脚地忙碌起来。正要开始,只见娘从灶间慌里慌张地赶来,立即制止了舅舅的行动。接着又是一路小跑,一会到菜园子,一会到隔壁的书香门第人家。不一会,娘迈着小脚、气喘吁吁地赶来,她一手拿着书,一手拿着一把葱。大家都很纳闷,我也奇怪,娘,你拿书和葱干吗?你又不识字的?娘憨厚地笑了,儿啊,俺不识字,我儿你长大了会帮娘认识字的,今天你的身上插满葱(祈祷聪明之寓意)明天你一定会更加聪明的啊……
  原来,娘在用最原始古老的事物来祈祷和祝福儿子呢。神圣的书和充满田野气息的葱,沾染着娘最朴实无华的爱,此刻变得如此温馨。
  此后,我在娘的目光里一直上到初中。
  中考的日子到了,我没有告诉娘。那些日子里,娘不知道有多高兴。在咱们小村,我是第一个到县城参加考试,尤其是在目不识丁的家庭里。
  娘说,在她的字典里,她愿意用汗水和犁铧为我涂抹人生的汉字,那锄头,那镰刀,就是娘的笔,田野就是娘的稿纸,而我就是娘的作品。为了儿子,娘从牙缝里节省,在最艰难的日子里坚持供我读书。夜晚的灯下,我在桌子上写字,娘就在旁边缝补衣服。我说,娘,您去睡吧。娘说,不,我在旁边看着,这样字会更亮的。
  考试那天,我一个人悄悄地起身,摸黑打开门闩,从家电静竹篮里摸出娘昨晚烙好的饼,三块糖饼,我拿一块,留下两块给娘和爹,在三更天里我上路了。一路上陪伴我的是天上闪烁的星辰和地上此起彼伏的狗叫,
  跑到县城时,天已经大亮了。日头从东边冉冉升起来了。我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擦了擦布鞋上的露水,就溪水洗了把脸,啃了几口糖饼,走进了考场。
  铃声响过。校园里忽地静了下来。只有钢笔在纸上沙沙的声音,仿佛春蚕在吃桑叶的声音;正考着,突然,被门外一阵吵闹声打扰了。
  “老师傅,让我进去吧……让我进去吧……我儿在里面考试……还没有吃饭呢!”我伸头一望,一个和娘差不多的农村妇女在门卫那苦苦哀求呢。她的手里边拿着刚才外面摊点上买来的豆浆、包子,还正冒着热气呢。见此情景,我鼻子一酸,忙拭去泪水,继续考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交际与口才》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交际与口才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