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栀子拼图


□ 沈嘉柯


他把对她的爱藏在拼图的反面,她不知道,终于错失。而我也永失我爱。

我在寻找一张拼图。
很久以前我和她在一起。她的面孔上飘着六月的栀子花花瓣,洁白如雪。我管她叫栀子。我们是彼此密切依靠着的两张拼图。自然,也是情侣。但从盒子被打开起,我们在一群拼图里走散了。
但是我很难找到栀子,我很清楚。
当时,一千张拼图,带着一封情书,从一个男人手中,来到一个女人手中。那是他们当初的爱情信物,他给她保管。男人外出旅行3个月,女人最初天天在房间里玩拼图。很多次,我看见了栀子,就要相互靠近,但却马上被拆散打乱。我又是叹息又是充满恨意,这个女人为什么这样差劲,总是拼凑不对我们的位置。
我度日如年。
第一个星期,女人很仔细地核对、分析、尝试,我能够看到她的鼻头沁出汗珠。男人常常打来电话,她便丢下手中的事情,蹬蹬蹬去接电话。拼图撒满了房间,连窗户外吹来的风也会捣乱,搞乱了顺序。女人的宠物狗跑来跑去,更加是搅浑了格局。
第5个星期,女人已经不耐烦了,常常抓起几张拼图,漫不经心抛出。拼图就在空中打了几个翻滚,摔在地上。电话,似乎也少了。女人百无聊赖,于是对着镜子开始打扮,打扮好,拿起皮包出门。几个日夜不回来,回来时候,仰头倒在床上睡去。
我和栀子同在15平方米的范围里,却连一个拥抱都遥遥无望。
第8星期,我们免去了折磨之苦。女人基本上很少再拼凑我们,似乎发觉自己不可能拼凑完整,也就放弃了。有一天,女人甚至带着一个陌生男人回家。那是个极聪明的男人,翻来覆去研究我们。他抱着盒子,将拼图倒在玻璃茶桌上。不到半个小时,一千张拼图就恢复了原始的模样。他躺在地上,目光在我们的背后打转。我和栀子毫不理睬,相互说着久别重逢的情话。后来,这个男人离开的时候,重新打乱拼图,手里捏着一封信。女人不知道这些,她出门买香槟和蜡烛去了。
第11个星期,男人提前回来了。他问女人,过得还好吗?很想我吧!拼图,拼成功了吗?女人笑着摇头,伸手想要抱住男人。男人却走了,只说了一句,既然你连我们的第一封情书都找不到了。又怎么会拼完整?每张拼图背后都有一个字,按照男人写给女人的一千字的情书而写。男人就怕自己不在,她便忘了情。
那一次女人出门买酒和蜡烛时候,男人的电话被接听过,接电话的,就是陌生男人。
忘记了的,就怎么也找不到。女人找遍所有角落,没有发现,一直等到她想起曾经来过的陌生男人,就流了眼泪。
女人收拾好所有的拼图,打开窗户,洋洋洒洒倒下去。在纷乱如雪的拼图里,我看见栀子最后一眼,并且相互接触了一下,就再也没见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都市心情》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都市心情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