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机场国际中转区:谁的领土?该谁管辖?


  6月23日,斯诺登从香港飞抵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当时传出的消息说,莫斯科只是中转站,斯诺登的最终目的地是厄瓜多尔,因为该国已经向其提供了允许避难的文件。由于莫斯科没有直达厄瓜多尔的航线,斯诺登将从古巴转机前往厄瓜多尔,并已预定了飞往古巴首都哈瓦那的机票。但是,当记者蜂拥登上飞往哈瓦那的飞机后,发现斯诺登并不在机上,而在机场也不见斯诺登的身影。一时间,斯诺登身在何处成为全球之谜,各种猜测不胫而走。还是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记者招待会上揭开了谜底——斯诺登还滞留在谢列梅捷沃机场的中转区内。俄罗斯官员解释说,斯诺登一直滞留在机场的过境区,因为美国撤销了他的护照后,他没有通行证件,无法购买机票,似乎没有办法抵达他准备去的拉美国家,也无法入关进入俄罗斯境内。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形容斯诺登成了“无护照、无旅行证件、无国可归”的三无人员。

  斯诺登的处境不禁让人想起2004年美国大导演斯蒂芬·斯皮尔伯格导演的电影《幸福终点站》(The Terminal)。影片讲述的是由汤姆·汉克斯扮演的男主角在前往美国途中,家乡发生政变,政府被推翻,他所持的证件不被美国入境当局承认,被拒绝入境,也不能回国,只能被迫滞留在肯尼迪国际机场。据说这一故事的原型就是伊朗人纳赛里。20世纪70年代,英伊混血儿纳赛里毕业于英国布拉德福大学,因在海外参加了反对伊朗政府的示威游行,于1977年被伊朗开除国籍,此后不得不持临时难民签证流亡欧洲。

  1988年纳赛里在前往戴高乐机场的地铁中皮包被盗,丢失了包括难民签证在内的所有能证明其身份的证件。当时,法国政府同意纳赛里留在机场,但不许他离开那里。此后,法国戴高乐机场的一号航站楼就成了纳赛里的居所。这一待就是18年,机场的长椅就是床,纳赛里早上5点半就起来,用机场赠送的免费牙膏刷牙,并在乘客到来之前把自己的“家”收拾好。白天,他用阅读书报来打发时间;晚上,机场商店打烊后他才去机场的卫生间洗衣服。久而久之,纳赛里成了戴高乐机场的一道风景。来往的乘客都跟他打招呼,机场的工作人员也和他聊天,机场牧师隔三差五地探望他。更有趣的是,他住在法国的妻子每天去机场看望他。传说2005年,他把自己的故事卖给了美国“梦工厂”电影公司,获得不菲的电影版权费。

  将近十年后的今天,现实版的《幸福终点站》在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再次上演,但这并不是谢列梅捷沃机场的第一次。据俄罗斯媒体报道,尼日利亚妇女伊莎贝拉曾经在此生活了两年多。她于2006年9月抵达谢列梅捷沃机场,最初是为了躲避迫害而前往德国慕尼黑,后她又计划乘飞机前往叙利亚,在莫斯科转机时,陪同人员抛弃了她。伊莎贝拉没有证件也身无分文,一篇《囚禁在谢列梅捷沃》的文章见诸报端后,人们发起运动来援救她,机场给伊莎贝拉提供每日三餐,她一度成为欧洲家喻户晓的人物,她的地址是“谢列梅捷沃机场2号航站楼三层卡其布色睡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世界知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世界知识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