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鲁迅、周作人论金圣叹 ——明末清初文学与现代文学关系之个案考察


□ 陆 林

  在中国古代文学家中,如果说哪一位与现代的文化思潮、文学创作与论争关系最密,当属明末清初金圣叹。从学术论争看,由胡适为亚东版《水浒传》作序催生了对金批及其“古本”的褒贬商榷,到鲁迅有关杂文引发的冷谈热议,许多现代文化史上赫赫有名的学者都发表过论说金圣叹的文字。凡此,不仅彰显了民国学术的波折、演进,亦体现了与当时文学思潮、社会动向的关联。其中尤以发生在鲁迅和周作人之间的争论,最为错综微妙且影响深远。因着个人好恶的制约和政治、文学论战的需要,他俩先后发表多篇谈论金圣叹的文章。作家与学者的身份缠夹,对待基本史料的实用态度,造成了各取所需的文献取舍和有意无意的细节改篡。鲁迅以杂文笔法来解构周作人的文学史建构,周作人则试图用文学思路消解鲁迅提出的现实问题。相异的人生取向、文化趣尚和文学提倡,左右了两人对金圣叹的臧否毁誉;史料征引上的缺陷,限制了各自论说的学术史价值。本文以周氏兄弟有关评论为聚焦中心,以基本史实为准绳,以“注重过程”(钱理群语)为研究理路,深入到现代文学史画卷的经纬肌理,分辨并解剖这一典型文化事件,重估现代经典人物对同样具有经典意义的古人之评价的历史和学术效应,并藉以体会个人色彩在学术史演进过程中的重要作用。

  一、学者与作家的“冲突”:鲁迅的金圣叹论

  鲁迅最早提到“金圣叹”三字,是1920年问世的短篇小说《风波》,其中描写封建遗老赵七爷“有十多本金圣叹批评的《三国志》”。当时稍有文化者都知道《三国演义》乃毛宗岗评点,鲁迅是借此讽刺身为“学问家”的无知和可笑。当代《鲁迅全集》在解释“金圣叹批评的《三国志》”时,煞费苦心地说此书“通常都认为这评语是金圣叹所作”,刻意回避“毛宗岗评点”的事实,从而将鲁迅在常识问题上降至“通常”人的水准。究其原因,或者是当代阐释者试图统一鲁迅“学者”与“作家”两种身份时陷入的两难处境。

  (一)《鲁迅全集》“金圣叹大事记”

  1923年12月,《中国小说史略》上卷出版,明确指出是毛宗岗“评刻”《三国演义》,并从多方面论其“改定”及“改窜”之种种现象,认为“字句亦小有佳处”。可见鲁迅做过详细比勘,其见解已远超通常水平。1926年4月,杂文《空谈》发表,鲁迅告诫善良的人们要善于使用“别种方法”与“阴毒”的敌人战斗:“正规的战法,也必须对手是英雄才适用。汉末总算还是人心很古的时候罢,恕我引一个小说上的典故:许褚赤体上阵,也就很中了好几箭。而金圣叹还笑他道:‘谁叫你赤膊?”’许褚战马超的故事见《三国演义》,批语自然是来自毛宗岗。“谁叫汝赤膊”之评虽有调笑之意,但对许褚这种有勇无谋的鲁莽汉调侃一句,算不上刻薄。然经过鲁迅在特定语境中的使用,这一批语给予读者的美学感受已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并连带赋予金圣叹形象以浓烈的丑角色彩。1933年5月,杂文《不负责任的坦克车》发表,认为当“高等人’以强大的武器镇压“下等人´’时,受害者要善于保护自己,否则对手会“学着金圣叹批《三国演义》的笔法,骂一声‘谁叫你赤膊的’——活该。总之,死活都有罪”。后缀的“活该”二字,使语意增加了原批所无的恶毒成分。1933年7月、9月,《谈金圣叹》与《“论语一年”》先后发表。前者全面表达了对金圣叹文学史地位的否定性评价,说明金圣叹的文学地位一钱不值;后者引圣叹临难家书,将其“幽默”定性为“将屠户的凶残,使大家化为一笑,收场大吉”。如果说之前鲁迅对金圣叹的恶感,还带有“针刺画影而邻女心痛”的间接特点,那么,这两篇气势凌厉、其锋难撄的文章则可称直接痛击、全面诛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华文摘》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华文摘 Tags:金圣叹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