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此情可待成追忆(中篇)


□ 荆淑英

  荆淑英

  一

  大常从镇上带回来个女人。队上的人看稀罕,都跑到大常宿舍里来了。有的直接进去,有的探着头往里面望,都想一睹女人的芳容。女人很大方,把门一开,招呼着客人,进来吧!在她连说了两遍以后,这帮家伙就都嬉皮笑脸地涌了进去。有站的有坐的,有笑的有绷着脸的,眼睛都在女人身上打转转。

  女人被看得不好意思了,就从桌子上捧起核桃给这些男人们吃。吃吧,这是在镇上买的,今年的新核桃,甜香甜香的,口感也不错,好吃着呢。

  他们接过核桃,还是不把目光从女人身上挪移开,依然死死地盯着,仿佛这女人脸上长着一朵花。

  大常就撂脸子了,我说你们能不能那个点?回去看自己女人去!

  他们嘿嘿乐。大常恼,他们并不恼,反倒被大常的抹不开面儿逗得越发地想乐。不就看看嘛,至于这么不给面儿吗?以前这伙计不这样啊,有了这么个女人,他就变得霸气了。

  其中一个说,常哥,我们不是没有吗?不是还打着光棍呢吗?要是有了,还跑这儿过啥眼瘾啊?

  另一个说,就是就是。这么小气干吗?我们就是看看,又不会动她,怕啥?

  他们一个个腆着个脸,一副要把人看到够的架势。

  大常一张嘴,弟兄们十几张嘴,他哪抵得过,索性由着他们在屋里起腻打哈哈。

  想想也是,钻井队里女职工少,来个女的,大伙儿就会看西洋景一样,围着看个不休,议论个不停。以前自己不也是这样?

  女人是大常在镇上理发的时候认识的。她在一个理发店里打工,给人洗头。大常习惯在镇上这家理发店里理发。平时头发长了,他不在队上随便找人推头,他觉得队上的人推得没样儿,他不喜欢,每次都要专门到镇上去理发。去的次数多了,便认识了这个女人。女人个子不高,白白净净,不是那种漂亮型的,但看起来也挺受看。她很温柔,洗头发的时候动作很轻,洗得很舒服。大常习惯了让她洗,偶尔她不在,他觉得洗得一点也不好。时间长了,熟了,俩人也过过话。你在哪里上班啊?哪里人呀?你又是什么地方人呀?没到理发店上班的时候在家干什么啊?慢慢地,他们彼此就把各自的情况摸清了。女人叫彩丽,是镇里三街的。女人也知道了,大常是石油上的,在钻井队上班,近一两年一直在附近这一带打井。这一片是多油区,有不少耸入云端的井架或抽油机,经常能看见穿着中石油大红工装的男人在周边活动,还有不少印着中石油字样的油罐车、大客车在路上呼啸而过。大常说,小镇的生活慢节奏,安逸舒适。不像我们干石油的,常年在外奔波,辛苦得很。彩丽说,可是听说你们挣得多呀。大常说,挣得倒是不少,可是工作生活单调,从宿舍到井场,从井场到食堂,每天三点一线,野外作业,环境也差,有时快把人寂寞疯!彩丽惊讶地张大了嘴,渐渐对这个石油小伙心生同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地火》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地火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