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毒日头


□ 张伟东

  

  当酷烈的太阳挣脱亚欧大陆东端的地平线,悄悄秘密地逼近中国东北这片广袤沃土的时候,马大屯里的老百姓都还昏昏沉沉地没什么警觉。毒日头便开始放肆地撒起欢儿来,仰仗它炙热的淫威,想早早地把这里沦为任由它们作威作福的领地。

  1934年的夏天,日本的一个移民团,几乎是两手空空地挖挲着胳膊就过来了。关东军司令部要帮他们在这里建一个团部。听说日本人进屯里来了,马四爷的屁股就坐不住板凳了。嘴里叼着烟袋锅子,驴子拉磨一样,把屯里屯外溜达个遍。发现满大街飘的都是小日本儿的膏药旗。还有挎着枪的日本步兵小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咔咔咔地一溜小跑过去。马四爷的心里就嘀咕上了,这小日本儿还真像是一贴难缠的狗皮膏药,贴这疙瘩是不打算走了……

  马大屯是三江平原上一块低平的沃土。这里地上有森林,地下有煤矿和金矿,更是盛产大豆高粱的天然粮仓。清军入关的对候,为了解决十万八旗勇士的粮饷问题,顺治帝下令在沃野千里,粮产富饶的东北设立了好多个官庄,用来生产和征调粮食。马大屯,就是清廷当年设在东北十五个官庄当中的一个。马四谷的祖上最早负责耕种屯里的官地,开始叫“马家大屯”。因为“马家大屯”说起来有点绕口,一来二去的,就省去了“家”字,简称马大屯。马四爷的祖父是正宗的满洲镶黄旗人,当年在清廷里也是正六品的都察院都事。因为复杂的历史原因,马家的门第渐渐衰落了。到了马四爷这一代,基本上脱离了祖上阴德的庇护。即使这样,马四爷的家境依旧殷实。马四爷家里住的是长方型的四合院,把屯子的西南角,出了院子,无论往西走还是往南走,都是一马平川的开阔地。这些良田,也都是马四爷家里的私产。

  瞅着日本人在自己的地面上又是屯兵,又是开荒,明目张胆着大兴土木,把这里当成了一片肥肉。马四爷胸口好像堵了一团烂麻秧子,扎扎挠挠,乱乱糟糟,裹不住,也捋不清。

  日本人的团部建设,圈去了屯里好大一块地皮,拿青砖垒砌起围墙。围出了一片“支那人与猪禁止人内”的禁区。

  团部的门口戳着一栋二层小洋楼。这是日本移民团的团长松井办公的地方。有一只体形庞大的恶犬,虎视眈眈地趴在门里头,听见院外头有脚步声,就支棱起耳朵哼哼着,生人不敢靠近。顺着团部的正门望进去,是一条新铺的沙石路,碾压得溜平,看着像小型飞机的一条跑道。路两边的空地上盖起了几溜整整齐齐的小砖房,一栋紧连着一栋,房子的山墙,全拿石灰涂得青白青白的,望过去很是醒眼。

  有天早上,马四爷的老娘起来,突然发现自家猪圈里的猪崽子少了一只。老太太出门转悠了一大圈,两条腿抖得跟筛糠一样就回来了。迈过门槛儿,就失惊打怪地跟马四爷说,坏了坏了,咱家猪钻日本人团部院儿里去了!马四爷跟老太太说,怕啥,去日本人的团部里把猪赶出来不就得了?老太太哆嗦着说,进不去,门口趴只大狼狗。老太太怕狗,就让马四爷和日本移民团里的人去交涉。马四爷溜达到了日本团部的大门口,发现大门已经上锁了。就只好站在院门外咯勒勒地唤。日本人的狼狗听见了动静,就变得极其凶恶,把两条前腿搭在院门的铁栅栏上,狂吠不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