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事实如此”


□ 石英

  石 英

  任何人在读书过程中,总可能会有某个人物、某个情节、甚或某一句话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我在几十年前读周立波翻译的苏联作家肖洛霍夫所著长篇小说《被开垦的处女地》中,有一个人物的一句口头语“事实如此”给我留下了深刻而悠长的记忆(至少到现在还未忘记)。这个人物名叫达维多夫,是苏维埃政府派到农庄推行集体化的一名干部,在后来看到的根据小说拍成的电影也保留了这个人物,并保留了那句他爱说的口头语。除了这句口头语之外,最深刻的就算是他那件半旧的皮夹克了。

  “事实如此”至今我也未完全想明白这句话,怎么就这样忘不了。也可能是我潜意识中太看重“事实”的重要性?更重要的是尊重事实说真话的重要性?

  在读过小说看过电影的若干年后,我记不清自己经意或不经意地说过多少回达维多夫常说的这句话,但有一次确实是说过了,而且在一个场合不自觉地说了不止一次。

  那是1969年“文革”中期,当时我在“五七干校”处于半专政的状态。有天下午被召唤,有外地“革命同志”外调。在一个临时搭建的木板房里,在本单位专政人员的监督下,开始了对方外调人员的问话与我的答话(由于非同寻常,我记得非常清楚)。

  原来他们问的是一位报社文艺部的老编辑,我的老朋友的相关问题。“文革”前,他所在的那家省报曾随当时的省委,在我所在的直辖市工作几年,后来又随省委机关迁至新的省会。但我与那位老编辑仍有通信联系,直至“文革”开始完全中断。他们报社在我所在的直辖市时,对我还是一个中文系大学生提携有加,在几年中曾发表我投稿的诗歌、散文、随笔等估计有数十篇之多。不仅是我这位编辑朋友,其实他们文艺部从主任到其他编辑对我的文稿均有所“关爱”。而现在,从这两位外调人员言语间可以听出:如此偏爱我的作品而且发表了许多篇本身,便已构成我的那位朋友的“严重问题”。而问题更在于:我大学毕业后分配至市作协文学月刊担任诗歌编辑,看来“要害”是要“抠”出有否“交换”行为。

  “你给××发表了多少回作品?”问话的语气咄咄逼人。

  “就发过一回,一共两首短诗,不超过五十行。”我记得很清楚。

  “不可能!”其中的一位斩钉截铁。“几年的时间就发了一回,谁信!”

  “因为只能是发了一回。”我说。

  “为什么?”

  “因为他只给我过一回稿子。”

  “不对!你态度要放老实些,否则对你没有好处!”

  “事实如此……”不知怎么我竟冒出这么一句。

  “什么?”其中的一位显然被激怒了,我听见手拍木器的声音。

  “没什么。事实如此。”我一时晕头了还是咋的,又重复了一遍这四个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地火》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地火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