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123renren.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失疾


□ 王秀梅

  

  早安,女士/你还是坐在早晨的阳光里/等待着奇迹,等待着回忆/等待着香草,等待着短皮大衣/等待着召唤,等待着永恒。

  ——汪峰《早安,女士》

  1

  夏早顶着下午两点钟的太阳,往他和鲍青青的租屋方向开车。七月的太阳悬在忍冬路上空,如一只高瓦数的电暖气。破旧的二手面包车谈不上完善的空调服务,徐徐凉风成了近两个夏天他和鲍青青不停畅想的话题。

  在回出租屋的路上,夏早经过去年春天他买面包车的交易市场:忍冬路边上一处被野草包围着的空地,由一条隐秘的小土路引导进去。分岔口的一棵老槐树枝上挂着木牌子,上面鬼祟地趴着“二手车交易”五个字。字的间架结构仓促怪异,看起来如五只僵死的昆虫,也充分说明这个甚是隐蔽的交易市场来路可疑。每次开到这里夏早都想,他什么时候能把这辆破车再开进去,卖掉。当然不仅仅因为空调的不如人意,它在其他方面的诸多问题更令人不堪忍受。

  夏早就是这时候接到鲍青青电话的,接到电话他加快了车速,车猛烈地嚎叫起来;鲍青青在嚎叫声中又说了一句:别忘了带钱,住院押金!

  本来夏早想回租屋先睡上一觉:他今天挺倒霉的,丢了整整一卷棉布。但鲍青青的口气令他改变了睡上一觉的主意,不得不越过隆中路市场往中医院开。隆中路市场挤在两栋灰扑扑的老楼房之间,像一截被横刀斩断的肠子敞着口子。夏早眺望了他和鲍青青的摊位,一个肥胖无比的家伙晃来晃去,遮挡了夏早的视线。

  儿科住院部门口的塑料座椅上坐着鲍青青和一个男孩;鲍青青屁股底下是把绿色椅子,男孩则是红色的。鲍青青神经质般地喜欢着绿色,这让夏早再次想起他丢掉的那卷布:绿底咖花的棉布。事实七,几个小时以来,这卷布一刻都没离开过夏早的脑海。

  要住院,肺炎。鲍青青从绿色塑料椅上站起身,揪扯着旁边的男孩,强调说,就是他,丁小酷,肺炎。

  夏早站在儿科门口四顾。地上立着一个防治手足口病的广告架,旁边两架电梯的门打开一扇,走出一些男女。

  他呢?夏早看着广告架上的字问。

  回去了。鲍青青说。

  夏早咒骂道:龟儿子,睡完就撤?

  鲍青青低垂着头,一副做了亏心事的样子。

  夏早不依不饶,指着丁小酷:那龟儿子是来找你睡觉,还是给他看病?啊?

  鲍青青更深沉地忍耐着。丁小酷却猛然抬头逼视夏早,但一阵遽然爆发的咳嗽像根棒子将他打回到红色椅子上。夏早看着佝偻起来的丁小酷,哧一声拉开腰包往外掏钱。鲍青青说,住院手续在二楼办。

  早上的时候,夏早开车拉着棉布和鲍青青,去赶福山大集。横竖分析,这一天都不像是倒霉的一天:每逢农历三六九的福山大集是这一带最大的集市,又赶上星期六和正在进入酷暑的旺季——这些条件都决定了,从鲍青青老家批发过来的新棉布倒手就是票子。夏早拧着方向盘,鲍青青拿着一根油条,轮番往自己和夏早嘴里填,说,过了这个夏天,我们的钱就够买新车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赏析网 2017